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两千六百六十五章 闹剧结束
 “心儿,有我一直护着你,你根本不明白这天州的生存法则,跟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绝无好下场!”

    轩辕问看了一眼灵心,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啊,心儿,只有我才可以保护你,他,自身难保!”

    祁达不愿服输,表露心声道。“

    好了,今日的晚宴就此结束,大家都请回吧,我女儿已经累了!”

    轩辕问看了祁达一眼,有些失望,逐渐驱逐众人道。“

    不,我没有,我要和叶凡……”灵

    心拼命摇头,但话语还未完全落下,便被轩辕家族的两名老者给带了下去。

    “叶凡,你还不滚?”

    将灵心带下后,轩辕问当即瞪向了叶凡道。把

    叶凡叫来,原本是想让叶凡死心,哪知会出现这么多变故,打破了他所有完美的设想。

    “轩辕问,今日你一身傲气把我看扁,待他日我试炼功成,必然让你追悔莫及!”

    叶凡这一刻面色平静的可怕,且在转身之际还补充了一句道,  “心儿,只属于我!”

    言罢,叶凡终于离开了殿堂。轩

    辕问皱眉望着叶凡离去的背影,今日他百般打压叶凡,但依旧没有动摇此人的决心。这

    一点,倒是让轩辕问有些刮目相看。

    “一个从上瑞天域而来的小子,能有多大成就?真是荒谬!”

    轩辕问暗自嗤了一声,很快又消除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叶

    凡的出身,才是导致轩辕问瞧不起他的真正原因。“

    伯父,我要不去安慰一下心儿?”待

    人走的差不多了,祁达突然出言道。

    “不用了,你也走吧!”

    轩辕问摇了摇头,此刻给谁都没有好脸色。

    “但我毕竟是心儿的未婚夫啊!”

    祁达有些着急道。“

    你已经不是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轩

    辕问很是干脆的道了一声,下一刻直接消失在了祁达的面前。此

    等情况下他若是还承认祁达的身份,那便等于看低龙凤呈祥玉佩。

    龙凤呈祥与千古玉玺有着莫大关联,这方面轩辕问不敢掉以轻心,只能收回祁达这个未婚夫的身份。

    “混蛋,我定要将叶凡这个小子扒皮抽筋!”轩

    辕问离开后,祁达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这使得他身旁的人都显露出惊恐之意,快步离开。

    “祁达公子,看来我们还有争锋!”

    一人反而走向了祁达,脸上带着挑衅的神情。“

    百里图奇,你别得意,心儿,只属于我!”

    祁达恨恨的道了一声。“

    那就拭目以待了!”

    百里图奇言罢,也消失在了祁达的身前。“

    哥,你消消气,这次虽然被叶凡那小子捣乱,但在轩辕家主的心中,你依旧是他最满意的人!”祁

    人豪在祁达身旁,只能这般宽慰道。“

    方才那小子说什么?试炼?”

    祁达突然想起了什么。“

    应该是罗浮试炼吧!”

    祁人豪缓缓道了一声。“

    罗浮试炼,我要他死!”祁

    达听罢眼前一亮,眼神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

    两天后,叶凡终于回到了人皇学府。一

    到居所,许聪与阳义便寻上门来,前来宽慰叶凡。

    “你们都知道了?”

    叶凡看着两人的模样,有些吃惊道。

    “是啊,你在轩辕家族碰壁的事情,现在整个天州都快传遍了,很多人都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阳

    义缓缓解释道。

    “你说什么?”叶

    凡听罢顿时面色一沉。

    “叶凡,这不是我说的,都是从轩辕家族中传出来的,其实也有一部分人说你勇气可嘉的!”阳

    义一急,赶忙申明且宽慰道。

    “谁?”叶

    凡追问道。“

    比……比如我们两个,你敢爱敢恨,是我们的楷模啊!”许

    聪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好了,我和你们开玩笑的!”叶

    凡听罢顿时笑了起来,严肃的神情消散了几分。“

    额,你可把我们吓得不轻啊,不过如此局势,你还能如此乐观,确实厉害!”

    阳义松了口气,他方才还真的以为叶凡生气了呢。“

    面对冷嘲热讽,我已经习惯了,他们愿意嘲讽就嘲讽,我继续走我的路便是!”叶

    凡很是坦然的说道。

    “好心态,我们得向你学习啊!”

    许聪竖起了大拇指。

    “这次,龙凤呈祥的事情你们知道吗?”叶

    凡突然询问道。

    如果玉佩的消息显现,他应该不会被说的这般不堪才对啊。

    毕竟在送礼的过程中,这么多达官显贵,没有一人的礼物能比得过他的玉佩。

    “什么龙凤呈祥?我们没听说啊,我们只知你千辛万苦准备的凤尾金簪好像上不了台面!”

    许聪表示不解,旋即有些悲伤道。“

    定是轩辕问特意为之!”

    叶凡听罢当即明白了过来,恨恨的道了一声。

    “叶凡,这其中莫非还有什么隐情不成?要不要我们帮你道明真相?”

    许聪与阳义听出了话外之音。

    “不用了,就算说了也没几个人会相信的,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想相信的东西,我一个正式学子,只能是一穷二白!”叶

    凡早已经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并不打算在这里多浪费时间。

    “那也不能无端端蒙羞啊!”许

    聪与阳义继续劝说道。

    “我在轩辕家族确实受到了不少羞辱,这事情也算不上蒙羞,他们要说,就让他们说去吧!”

    叶凡很是坦然的说道。有

    些事实性的东西,他表示接受。在

    祁达这些人面前,他无论身份还是实力,确实有很大差距。“

    叶凡,那你接下来打算如何,我们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叶

    凡的坦然让许聪与阳义显露出了悲伤,他们看出了叶凡追求灵心的万般困难,此刻只想尽全力给予帮助。

    “很简单,闭关,修炼!”

    叶凡笑着出言道。

    “是罗浮试炼吗?”阳

    义当即出言道。

    “正是!只要好好发挥,它就是我攻破流言蜚语最好的武器!”叶

    凡此刻看的很是明白道。

    “说的很有道理,我们也得努力修炼,到时候为你正名!”许

    聪重重点头,定下了目标道。

    言罢两人全都离开了叶凡的居所。叶

    凡坐在屋子中等待了片刻,发现无人再来敲门后,终于朝楼上行去。他

    所等待之人,其实是梦寒,不过经过那次谈话,那丫头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以

    梦寒的身份,这次叶凡碰壁的事情,必然也能知晓。盘

    膝坐在床榻上,叶凡的脑海不时的迸射出轩辕问那轻视的话语与鄙夷的目光,外加灵心悲伤却无力的目光。“

    心儿,一切都是我造成的,现在的你并不开心,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叶

    凡口中暗自呢喃,说话间握紧了双拳。纵

    然出现在面前的乃是轩辕家族这头威猛雄狮,这一次他也将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