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灵心生辰
 叶凡跟着这几名男子进入了人皇学府的深处,身下皆为陌生的地方。

    进入深处后,几名男子兜兜转转,其过程中带着叶凡乘坐了两次传送阵,进入了完全未知的地界。

    原本有心记路的叶凡此刻已经完全蒙了。相

    传摄政阁神秘无比,其所在的位置无人能知晓,此刻看来,传闻不假。

    也许是几名男子特意为之,又可能是进入摄政阁本就繁琐,总之任何人想要记路,根本不可能。

    “叶凡,到了!”在

    叶凡开始麻木赶路的时候,一道声音终于出现于身旁。叶

    凡反应过来,看到面前的景象,却愣住了。

    在其身前,乃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湖泊,此刻水面上烟雾袅袅,湖水平静异常,没有一丝波澜。“

    这……这里是摄政阁?”叶

    凡看着这大湖,倍感错愕道。

    “此湖中央,有一岛屿,上面便是摄政阁所在,你要过去那里,需引渡之人!”那

    名为首的男子缓缓解释道。在

    其说话间,平静的水面突然荡漾起了丝丝涟漪,一艘木船从远处划来,平缓无声,意境深远。“

    这……”

    叶凡见状有些无语,木船的出现,便知陆路与空路之后,还有一段水路要走。“

    上船吧!”几

    名男子,此刻只留下了为首那人,在木船靠岸之时,带着叶凡登上了这艘小船。

    这艘小船乃是标准的独木舟,三人站在船上,几乎已经填充了整个船身。“

    以己度人,以人度世;汪洋一片,永无波澜!”

    那位摆渡人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口中却兀自念叨着。陪

    伴叶凡的那名男子此刻同样面色严肃,并不出言。叶

    凡心中好奇,原本有心询问,不过看到他们冷冰冰的姿态,没再多问什么,自顾自观察起周遭。看

    似平静的湖面,此刻不知为何,竟带给叶凡丝丝危险的感觉。这

    湖面之下,好似掩藏着无数强大的阵法,随时可以要人性命。

    只有这一艘独木舟,才能在湖面上安然无恙的通行。

    逐渐的,叶凡完全深陷于这湖泊之上,四周都看不到岸边。其

    景象,如同位于汪洋之中,只是这片“汪洋”,异常平静。“

    摄政阁,真是不同凡响!”

    叶凡心中对于这处神秘之地的评价越来越高。

    在人皇学府的地图上,根本就没有这等湖泊之地。陷

    入一望无际的湖面之上,叶凡逐渐失去方向与时间感,直至一座孤岛浮现。孤

    岛之上,皆为金光闪闪的建筑,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绚丽的光芒。

    “摄政阁,终于到了!”叶

    凡感知到面前炫目的景象,莫名的有些激动。

    这里是人皇学府的权利集中之地,同时对整个天州也有一定的掌权能力。摄

    政阁,就是历代人皇所建立的。叶

    凡二人下了小舟后,那位船夫依旧念着那首短诗,很快消失在湖面上。

    “跟我来!”男

    子这一刻终于再次出言,快速带着叶凡走向岛屿的中心。在

    那里,满是金碧辉煌的宫殿,琼楼玉宇,让人目不暇接。

    叶凡跟着男子来到了左侧的一处宫殿前,躬身行礼道:

    “府主,叶凡带到了!”“

    你下去吧!”

    宫殿之中很快传出了一个声音,使得叶凡面色生变。这

    个声音,他绝不陌生。“

    是!”

    那名男子听罢,很快就消失在了叶凡的身前。“

    轩辕问!”叶

    凡面色变得冰冷,缓缓道出了三个字眼。“

    怎么?不敢进来吗?”

    宫殿之中的声音带着一丝嘲笑之意。

    “有何不敢?”叶

    凡反问了一声,且直接进入了宫殿之中。宫

    殿内部,并非一片漆黑,四周穹顶之上点缀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温和的光芒,使得这里内部的环境十分舒适。此

    刻一位中年男子正端坐在主位上,以淡然的目光看着叶凡,猜不透对方在想什么。这

    个人,正是叶凡口中之人,轩辕问!

    “轩辕问,这次你不亲自来找我,倒是摆起了架子?”叶

    凡如果得知那位大人物就是轩辕问的话,绝不可能如此繁琐的过来。“

    如何找你,意义是不同的,我放下架子,是要杀你,而我端起架子,对你也许有益!”轩

    辕问缓缓出言道。“

    你不用和我玩文字游戏,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我全都接着!”叶

    凡此刻早已经做好了防备的姿态。

    “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这一次,我不会出手!”

    轩辕问缓缓摇头,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让人看不穿。

    “你是学府府主,莫非是要取消我的崇武勋章?和夺走我罗浮玉鼎的时候一样?”

    叶凡听到此言,忍不住猜测起来,眼中则是带着鄙夷的目光。

    “我只是名誉府主,没那么大权利,现在你是崇武勋章的拥有者,我也不敢再杀你!”

    轩辕问很是干脆的道出了实情。“

    是不敢杀我,还是无法杀我呢?”叶

    凡嗤笑了一声,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听到此言,轩辕问的眼中终于浮现了一丝微光,仿佛想起了那日晚上的那一幕。“

    叶凡,这次我叫你过来,是给你机会,找你好好谈话,你非得如此吗?”轩

    辕问被刺激到了,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愠怒。“

    给我机会?那我倒是很想听听了,你连杀我都已经做了,此刻又能给我什么机会呢?”叶

    凡听罢怒极反笑道。

    “再过一个月,便是心儿的生辰,届时我将为她举行盛大的宴会,你如此爱她,这等重要的场合应该不想错过吧!”轩

    辕问缓缓说道。

    “你的意思,是邀请我参加她的生辰宴会?”

    叶凡听罢顿时吃了一惊,同时带着狐疑之色道,“这件事,心儿为何没和我说!”

    “我知道你们前几天刚见过面,不过此事是我独自决定的,她也还未知晓,如此,才能有惊喜,不是吗?”

    轩辕问解释了一声。“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凡这一刻面色变得有些复杂。

    这等事情,他确实不能错过,诚如轩辕问所言,这会产生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