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两千五百九十二章 邀请加入

    “好,那我们过去吧!”

    叶凡与赵义生听罢,欲往山谷之中行去。

    他们刚刚经历大战不久,又连夜赶到了此地,只想先好好休息一番。

    “赵哥,等一下!”

    青尢听罢,突然打断了赵义生的动作。

    “青尢,有什么事情吗?”

    赵义生听罢,不解的看向了青尢。

    “那个……叶凡,你先和我几个兄弟一同过去吧!”

    青尢并没有立刻解释,而是对着叶凡与身后几个跟班一同说道。

    “我与赵哥一道吧,在这里等你们也成!”

    叶凡听罢皱了皱眉,并没有立刻答应。

    青尢闻言,面色变得有些让人看不懂。

    “青尢,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赵义生再次询问道。

    “那你们先走吧,备上一些好吃的,我要好好招待赵哥与叶凡兄弟!”

    青尢依旧没有回答,但也没再坚持,而是对几个跟班吩咐道。

    “是,我们这就去办!”

    那几人听罢,全都朝那处峡谷行去。

    “叶凡,你可以去里面等我!”

    赵义生此刻不太明白叶凡这么做的原因,出言劝说了一句。

    “赵大哥,我可以在这里等你!”

    叶凡依旧坚持原来的想法。

    “呵呵,原本我是有些私事想和赵哥谈谈,不过叶凡兄弟想来也不是外人,那就一起吧!”

    青尢这一刻已经轻笑了起来。

    “青尢,是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了!”

    赵义生这一刻心中被整得甚是好奇。

    “两位,这边请,我们找一处清净一些的地方!”

    青尢一边言说,一边已经在前方带路。

    “青尢大哥,这山脉内部应该处处危险吧,你可知这动乱的起源在何处?”

    路途中,叶凡眺望四周,且出言询问道。

    “这个问题,等我们回去了再谈也不迟!”

    青尢这一刻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

    “也好!”

    叶凡没有强迫,继续跟着飞驰。

    半个时辰后,三人来到了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确实是谈天说地的好去处。

    “赵哥,三万年不见,做兄弟的实在是太多的话想和你说了,还望你不要听信那拔山虎一家之言!”

    青尢站定之后,双手搭在赵义生的肩膀上,郑重其事的吐露出心声道。

    “不会的,当初你与山虎都是我最好的兄弟,现在也是一样,你不用担心这一点!”

    赵义生缓缓摇头,脸上流露出丝丝感动。

    拔山虎对他恭敬,此刻青尢也对其不薄。

    “如此就好,你永远是我的好大哥!”

    青尢听罢,脸上逐渐浮现出笑容。

    但后一刻笑容突然变了味道,只见青尢掌心一翻,猛然击向了赵义生的胸口。

    “你……”

    赵义生还陷入感动之中,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完全就来不及反应。

    然而同在此时,一股强光突然从赵义生的身前爆发开来。

    “轰!”

    一声巨响,三个身影全都被震退开去,除了赵义生与青尢之外,还有叶凡。

    “叶凡,你……”

    突然的攻击出乎赵义生的意料,而这股强光则是出乎青尢的意料,让后者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青禾,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大哥表达兄弟之情的吗?”

    叶凡此刻眼中带着一丝厉色,冷声质问道。

    “青禾,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义生这一刻也出言质问,面色震怒。

    方才这一击当真恶毒,若不是叶凡帮忙抵挡,他不死也得中重伤。

    饶是谁也想不到方才还情深义重的兄弟,下一刻便下如此毒手。

    “赵义生,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要杀你,这都看不出来吗?”

    青尢这一刻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脸上浮现出比先前对待拔山虎更为凶戾的神色。

    “杀我?我们才刚刚见面,为何?”

    赵义生听罢,变得更为不解。

    “看来你在覆月神教关了三万年,人也被关傻了!”

    青尢听罢,顿时浮现出了讽刺的笑容。

    “你说什么?”

    听到此言,赵义生面色大变,豁然明白了什么。

    “覆月神教对付我,莫非是你指使的?”

    赵义生双目血红,陡然咆哮道。

    “呵呵,真是可怜,现在才知道,太晚了!”

    青尢听罢,笑容更甚,其意义也显讽刺。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曾一起结拜,不求同年同月生,只求同年同月……”

    赵义生震惊与愤怒之余,也带着不敢置信的神情。

    他怀疑过太多要对付他的人,但实在没想到就是身边的兄弟。

    “打住!”

    青尢直接打断了赵义生的话语,对这最后一个字眼甚是忌讳。

    “赵哥,当初整个勇达院,只知你赵义生的名声,而我青尢,也算是天才之辈,立功无数,却一直被你压着,无人知我!”

    青尢回忆起了往事,显露出了愤然的神情。

    “你就因为这个对付我?让覆月神教囚禁我三万年?”

    赵义生这一刻以极其陌生的目光看着青尢。

    还未从兄弟相见的喜悦中彻底走出的他,只觉这反转来的太过迅速,有些造化弄人。

    “不解决你,我难有出头之日,更别谈拥有现如今的身份与地位,而且我给覆月神教的期限非是三万年,而是永远,直到你死去!”

    青尢面色狰狞的说道。

    “你……你这混蛋,原来是你毁了我!”

    赵义生得知一切真相,这一刻有些歇斯底里。

    覆月神教不敢直接击杀人皇学府的人,但敢于囚禁,这一转眼,便是三万年。

    “毁了你?哈哈哈!”

    听了赵义生的形容,青尢大感好笑,且改正道,“赵哥,你说错了,我是要杀你,如此我才能安心!”

    “青尢,赵大哥视你为亲兄弟,而你却如此害他,你可还有一丁点良知?”

    叶凡听到这两兄弟的恩怨,心中唏嘘,这一刻忍不住出言道。

    “叶凡,你还有胆子来教训我?是你坏了我的计划,把这家伙放了出来,现在你自身难保!”

    青尢凌厉且带着杀意的目光豁然看向了叶凡,仿若一个恶魔。

    “我猜到你别有用心,不过真没想到如此是丧心病狂!”

    看着青尢的状态,叶凡再次感慨,只觉开了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