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往事如烟

    ,逆天邪神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往事如烟

    “小凡,准备出发了吗?”

    叶凡刚抵达铸剑山庄,一个仙风道骨般的老者已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仿佛正在迎接。

    此人正是剑祖,只是此刻的剑祖与往常返璞归真的模样不同,显得有些意气风发。

    “看来前辈是在等我!”

    叶凡见罢忍不住笑了一下道。

    “你为南蛮之地做了这么多,老朽岂有不送你的道理!”

    剑祖笑着反问道。

    “嘎!”

    此言一出,叶凡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变得有些苦涩道,“剑祖前辈不和我一同去往上界吗?”

    “呵呵,那个地方,不合适老朽!”

    剑祖抬头望了一眼上空,轻笑着摇头道。

    “这……”叶凡听罢愣住了,他原以为剑祖在这里等他,是准备和他一起出发上界的。

    “走吧,去老朽紫竹林再谈吧,此番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先喝一杯!”

    剑祖拍了拍叶凡的肩膀,使得叶凡惊醒了过来。

    紫竹林中,叶凡与剑祖正相视而坐,对于剑祖的拒绝,叶凡还是有些尴尬。

    叶凡不想左右他人的意志,只是有些出乎意料。

    “小凡,我知道你一定很疑惑,老朽拥有精湛剑术,为何不愿为天域上界出一份力?”

    剑祖独饮了一杯清茶,道出了叶凡心中所想。

    “确实,剑祖前辈实力如此强大,非是我讨好,上界之中,只怕无人可以与你媲美!”

    叶凡重重点头,且道出实言。

    他与帝尊等人都是接触过的,也曾见到过他们出手,气势方面,根本就比不上剑祖。

    未曾恢复巅峰的冥王,在剑祖面前也是落于下风。

    “呵呵,你此言倒是高看老朽了,莫将他人想得太简单了,不过老朽离开上界百万年,对于那里的变化,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这上界,我是不会再去了!”

    剑祖先是轻笑了一声,下一刻斩钉截铁道。

    “前辈能告知原因吗?”

    叶凡忍不住心中好奇,出言询问道。

    “我邀你来到这里,便是要说此事,权当给你一点提醒吧!”

    剑祖幽幽叹息,同时眼中泛起过往的记忆道,“想要知道老朽为何不去上界,你只需知道老朽为何来到下界便可!“

    “为何?”

    叶凡下意识道。

    “说来事情很简单,但也很复杂,当时老朽算得上是剑式一族的天才,年纪轻轻便精通各方剑术,远古先辈武垣强者的血脉,大多都展现在老朽的身上!”

    剑祖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仿佛在回味当初那种意气风发的日子。

    叶凡听罢脸上浮现了羡慕,这种人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天纵奇才。

    “后来老朽在一次激战中顿悟了无上剑意,决心立下一番丰功伟绩的时候,一件事情却打破了老朽的命运!”

    剑祖语气一变,已然化为了低沉。

    “什么事情?”叶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身拥强大的实力是幸福的,但有时候也会成为灾难!”

    剑祖感慨了一声,同时道,“剑式古族因为无上剑意的出现而产生了内斗,有一部分人惯着振兴家族的名义想要得到此法,老朽能教自然会教,但是无上剑意非是人人可以顿悟的,一些矛盾也就此产生!”

    “就因为这件事吗?”

    叶凡听罢有些无语,人心贪婪,此事很正常,只要让他们迎难而退便可。

    “这不过是开端罢了,无上剑意当时触动了上界很多家族与强者的神经,生怕我剑式一族就此壮大,便煽动那群贪婪的族人激化了矛盾,在老朽与幽冥一族激战的时候绑架了老朽的妻儿!”

    剑祖说话间,语气中终于带上了一丝恨意。

    “什么!你尽心尽力对付幽冥一族,他们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于心何忍?”

    叶凡听罢直接站了起来,气愤异常。

    此刻他算是明白了,上古对抗幽冥一族,绝没有清元宫主形容的那般美好与团结。

    一代名将金天坤如此,剑祖极有可能也是这样。

    “无上剑意能让老朽在化合境时期斩杀真圣,他们都在害怕,更怕剑式一族都拥有无上剑意,于是乎,对抗老朽的声音越来越大,纵然连当时的帝尊也坐不住了,我的妻儿最终因我而死,也因无上剑意而死!”

    剑祖的眼眶微红,继续诉说道。

    “嘶……”

    听到此言,叶凡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仿若不敢相信,然而剑祖后一句话更是令得叶凡的情绪如同波涛一般起伏。

    “其实在他们绑架老朽妻儿的前一夜,老朽便已经打算带着妻儿隐世,想办法来到这清净的南蛮之地,谁曾想……”

    剑祖补充了一句,眼眶中已然含着泪水。

    “剑祖前辈,是哪些家族与强者在从中算计,你报仇了吗?”

    叶凡此刻双拳紧握道。

    他这个外来人听到这样的故事,也只觉受不了。

    以叶凡的性格,这样的仇,今生今世必须要报。

    “报仇?”

    听到这两个字,剑祖反笑出声,同时道,“当初的无上剑意虽然恐怖,但老朽的境界未达此时,况且百万年前真圣极多,老朽纵然天纵奇才,也甚是无力,对于自己的家族,更是失望透顶!”

    剑祖说话间双拳紧握,手臂微微有些颤抖,使得身前的石桌也跟着颤动起来,茶杯中的茶水也荡起了丝丝涟漪,就好似剑祖此刻难以应付的心境一般。

    “那现在,不就是你报仇的好机会吗?”

    叶凡顿时眼前一亮道。

    上古时期强者众多,剑祖虽然惊才艳艳,但刚刚崛起,无力为之可以理解,但是此刻,剑祖去了上界,必然是最为巅峰的存在。

    “呵呵,当初背后最大的算计者,名为……太玄!”

    剑祖听罢冷笑了一声,却蕴含着无尽的心酸。

    “太……太玄!”

    叶凡听到这个名字,语气已经变得颤抖起来,这是他第二次听到帝尊的真名了。

    “除了这人之外,当初的始作俑者,诸如甄扎天等人,此刻应该都成为族长了吧!”

    剑祖语气中带着一股无力感道。

    “这……确实!”

    甄扎天,深渊魔族当今的老祖,叶凡不会忘记。

    “这就对了,纵然老朽比他们实力强大又能如何?此番上去杀光他们吗?”

    剑祖反问了一句,充满了无奈。

    “剑祖前辈,我明白了!”

    叶凡重重点头,这一刻他终于理解了剑祖的行为。

    与金天坤相比,剑祖更是凄惨,虽然未死,却无法报仇。

    他的敌人,乃是此刻天域的脊梁,若是杀了,天域也就塌了。

    “小凡,与你说了这么多,老朽只是想提醒你,别轻信任何人,去了上界,更得小心这些人,莫要把你变成第二个我,这应该是对你此刻最好的帮助了!”

    剑祖此刻重新恢复了孤寡老人的模样,佝偻着身躯,逐渐朝着紫竹林中的木屋行去。

    “剑祖前辈,谢谢!”

    叶凡看着剑祖带有无奈且佝偻的背影,深深鞠躬感激。

    这个背影,此刻十分伟岸。

    此刻剑祖对他,完全是言传身教。

    在其途中,叶凡首次注意到了掩藏紫竹林中的两个雕像,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与儿童,此刻正在嬉戏。

    “邪恶的起源,非是幽冥一族,而是人心,小凡,自己珍重!”

    剑祖的身影最终消失于木屋之中,却不忘与叶凡道别道。

    叶凡的身影久久驻留在紫竹林中,回味着剑祖的话语。【】
友情链接:秒速快三登录  U彩彩票  彩天地彩票  幸运28彩票  开心彩票网  好运彩票官网  金祥彩票  博旺彩票  顶级彩票  赢彩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