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死灰复燃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死灰复燃

    看到沐阳与朱玉终于出现,叶凡的目光变得有些莫名,心中已然明白了什么。

    此事闹得这么大,连东道主牛大胆都给惊动了,但作为客人与叶凡主人的沐阳却迟迟没有出现,但是这一方面便可攒测很多东西。

    沐阳坐在位置上,与牛大胆寒暄了几句后,面色复杂的看向了叶凡。

    因为此刻的叶凡就端坐在牛大胆身旁,以位置而论,比沐阳身份还高。

    至少在牛大胆心中是如此定位的。

    “叶凡,方才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让人寻我,本公主定会出面替你解围!”

    沐阳先入为主,这一刻主动问道。

    “求来的情,是债!我不喜欢受制于人,若是朋友,必定真心相待。”

    叶凡淡淡的应了一声,看向沐阳的目光带着复杂。

    “那你为何要投靠本公主?”

    沐阳紧接着问了一声。

    “感激!我很感激你把我洪荒之地带到都城!”

    <center></center>    叶凡不假思索的回应道。

    他留在沐阳身边,除了有着自己的目的外,这也是很大的一方面原因。

    “那本公主算是你的朋友吗?”

    沐阳突然幽幽道。

    “这得看公主殿下如何想了!”

    叶凡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沐阳心机极重,未来会带来无穷变数,叶凡并不想和其走得太近。

    沐阳的目标太大,乃是那个至尊之位,说白了和欲要灭去上瑞王朝的幽冥一族无差。

    前者名义正当,而后者则是通过战争造反。

    叶凡与沐阳走得太近,势必被这些事情所困。

    沐阳听到此言后直接沉默了下来,不再言语。

    叶凡的话让她明白,她与朱玉设下的这点小伎俩,多半已经被叶凡勘破了。

    生辰宴会,主要就是祝贺,叶凡没有准备礼物,就简单说了几句祝贺的话语。

    不过饶是如此,也让牛大胆喜笑颜开,能再见叶凡对于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好事。

    其他人更是不敢有半分的轻视,牛思哲与诸多纨绔子弟全程低着头,闷闷不乐。

    他们哪里会想到叶凡与牛大胆会是一个层次的人,怪不得称呼他们这群人为毛头小子。

    宴会很快在欢欣的氛围中结束,牛大胆推去了众多人的相邀,包括沐阳公主,主动对叶凡出言道:

    “苍夜兄弟,许久不见,来我书房一叙如何?”

    叶凡看了沐阳一眼,点头答应了下来。

    原本他并不想抢沐阳的风头,不过见牛大胆如此急迫,只能答应。

    再次踏入牛大胆的书房,叶凡刚刚坐稳,牛大胆便吃惊问道:

    “叶凡兄弟,你突然销声匿迹,莫非是在支持沐阳公主上位不成?”

    叶凡摇了摇头,几乎每个熟人都问他这个问题,无奈解释道:“我与沐阳公主,顶多算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帮她解决一些事,而她也同样在帮我!”

    “原来如此!”

    牛大胆点了点头,同时再次道歉道,“方才犬子无知,与那几人在你面前胡闹,牛某人实在抱歉,还望你恕罪!”

    “无妨,说白了也都是自己人,我不会这么小气的!”叶凡摇了摇头道。

    “如此我就放心了!”

    牛大胆暗自呢喃了一声,同时脸色突然变得严肃道,“叶凡兄弟近期可有去过飘仙楼?”

    叶凡摇了摇头。

    “先前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将牛某人拉出歧途,后来除去了幽冥一族的余孽雾里探花,飘仙楼也一时间陷入沉寂!”

    牛大胆先是回忆了一下,而后叹息道,“可惜你消失不久后,飘仙楼又开始死灰复燃。”

    “死灰复燃!”

    叶凡微微一惊,同时正色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近期我手下的太守不断的交替,很多老人莫名离职,逼迫我不得不启用新人,而这些新人,绝大多数都来历不明!”

    牛大胆有些无奈道。

    “你是怀疑幽冥一族在作祟?”

    叶凡眉头深皱道。

    一旦一处郡地被幽冥一族掌控,只要他们想,一夜之间就能将其化为炼狱。

    “正是!那些离职的太守基本都是飘仙楼的常客,此楼作为东极第一大消遣之地,如此异状必然是那里导致的!”

    牛大胆重重点头,同时还补充道,“不仅是抚州,东极其余几个州也是如此,此番幽冥一族只怕是想通过飘仙楼来全面掌控东极之地,恢复当初的景象。”

    “哼,他们做梦!”

    叶凡叱喝了一声,眼中隐约有火苗在跳动。

    当初为了让飘仙楼沉寂,他布下重重计策,且击杀了前青州刺史,当时此事引得朝堂大动,现如今飘仙楼死灰复燃,叶凡第一个不会允许。

    他先前的所有努力,决不能白费。

    “这次能在生辰上见到叶凡兄弟,实乃牛某人的幸运,但求叶凡兄弟能再次打压飘仙楼,灭去幽冥一族的气焰!”

    牛大胆躬身行了大礼,终于道出他的根本目的道。

    底下人不断的受到飘仙楼影响,发生更替,如此发展下去,他刺史的位置也迟早不保。

    “飘仙楼,真是东极一大毒瘤,这次我不会再打压了,我要将它们连根拔起!”

    叶凡恨声说道。

    “有叶凡兄弟此言,牛某人就放心了!”

    牛大胆松了口气,仿佛对叶凡有着无限的信心。

    “这件事我来想办法,你依旧维持常态吧,想要去往飘仙楼的那些太守,能遏制就遏制,不能遏制也不要强迫为之。”

    叶凡提醒了一声道。

    “是!”

    牛大胆答应了下来。

    当初他也受到过飘仙楼的蛊惑,因为得知幽冥一族的真相方才恍然大悟。

    而那些太守,总不能给他们每个人都道明幽冥一族的秘密,到时候飘仙楼未除,他们自己已经先乱了。

    “对了,我要向你打听一个人,你应该知道君莫为吧!”

    叶凡想起了什么,突然扯开话题问道。

    “这个人……”

    牛大胆听到问话面色微变,同时道,“此人年纪轻轻,却深不可测,我也只见过几面罢了,但是为官这么多年,也看不透他!”

    “是吗?那他可有去过飘仙楼?”

    叶凡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