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刺史生辰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刺史生辰

    当叶凡来到正厅时,沐阳已经在等待他了,看向叶凡尽是白眼。

    让她堂堂公主等一个下人,也是没谁了。

    “走吧!”

    沐阳冷冷的道了一声后,就直接钻入了独属于自己的皇家马车中。

    叶凡讪讪一笑后,与朱玉坐到了后方的马车中。

    “你这么看着我?”

    感受到叶凡直勾勾的目光,朱玉顿时有些心慌道。

    “说,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诡计?这次去抚州到底是干什么?”

    马车狭小的空间内,叶凡的身体逐渐压向朱玉娇小玲珑的身躯,将其逼到了角落,坏笑着质问道。

    这笑容让朱玉异常的心慌,几乎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强行镇定道:

    “你……你先起来,我再告诉你!”

    “哼,就你这小妞花样多!”

    叶凡冷哼一声,不过还是让开了身躯。

    朱玉算计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每次叶凡都无大碍。

    “明日是我一位远房叔叔的生辰,我们这次去抚州,是特别去道贺的!”

    朱玉无奈道出实言道。

    “远房叔叔!”

    叶凡愣了一下,旋即不解道,“你那叔叔什么来头,一个生辰,居然要公主殿下前去道贺,你自己去去不就可以了?”

    听到叶凡的话,朱玉有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旋即骄傲道:“我那位远房叔叔可是大人物,当今的抚州刺史,统辖抚州千城百郡,你以后再敢欺负我……”

    朱玉原本还打算趁此机会炫耀一番,威胁一下叶凡,不过话还未说完,就被叶凡的惊呼声打断道:

    “你说的是牛大胆!”

    “你知道我的叔叔?”

    朱玉吃了一惊。

    叶凡的表情有些精彩,此刻心中实在不知是何感想,这也太巧了。

    此番肯定要碰到熟人了,只望别穿帮才好,否则他就混不下去了。

    “抚州刺史,听说过!”

    叶凡反应过来后,恢复镇定道。

    “哼,算你有点见识,以后再欺负我,我叔叔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朱玉俏脸上显现了一丝傲意,同时心中暗笑。

    看叶凡方才惊讶的模样,应该是怕了。

    毕竟是一方刺史,能上得朝堂,可亲见帝尊的人物。

    整个天域,也没多少人能见到帝尊。

    如果知道朱玉此刻的想法,叶凡非得笑死。

    “等等,远方叔叔,你与他为什么姓得不一样?”

    叶凡突然反应过来道。

    一个姓牛,一个姓朱,这太奇怪了。

    “我原本也姓牛的,后来成了公主的管家,叔叔让我改的!”

    朱玉面色微沉,低声解释道。

    叶凡听罢点了点头,已然明白了过来。

    以牛大胆谨慎的性格,定然不会贸然支持沐阳,牛玉到了沐阳的身边,为了被人说闲话,必须要改名字。

    “看来沐阳公主没有得到牛大胆的支持!”

    叶凡暗自念叨了一声,同时也明白了沐阳亲自前去道贺的原因。

    “这次生辰宴会,还邀请了哪些人?”

    叶凡沉思片刻后,突然再次问道。

    如果诸多太守都在的话,他的身份必然露陷,还是不去的好。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又想跑吗?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过公主殿下的!”

    看着叶凡不断闪烁的目光,朱玉顿时警觉起来道。

    “你只管回答!”

    叶凡面色认真道。

    朱玉沉吟了片刻,方才答道:“你放心,其实也没多少人,叔叔的生辰,都是族中人士,从来不邀请朝中官员,公主只是因为我的关系才去道贺的!”

    “那就好!”

    叶凡听到此言顿时心安了许多,他可不想去冒险。

    而另一边,他也已经猜到了牛大胆一些高明的想法。

    沐阳招纳朱玉,妄图拉拢牛大胆,但另一边,牛大胆放任这个远房侄女在沐阳身边,同样也有私心,就是为了维持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

    这些王朝人员的关系,确实复杂至极。

    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后,叶凡便沉默了下来,闭眼不言。

    朱玉心中异常的奇怪,这人一惊一乍的,真是让人看不透。

    半日之后,叶凡等人通过传送阵之便,已然来到了抚州的刺史府邸。

    刺史府邸,面积比之太守府大了几十倍。

    这并非是叶凡第一次到达这里,上一次与牛大胆商量要事的时候,曾来过这里一次。

    依据牛大胆的性格,一切从简,此刻的府邸根本就没有张灯结彩的景象,也没有喜庆的气氛。

    “恭迎公主殿下,请进吧!”

    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迎了出来,且将叶凡等人引到了大院西边,一处贵宾居住之地。

    “呵呵,牛刺史还是这般低调!”

    见并非是牛大胆亲迎,沐阳也没生气,只是轻笑了一声。

    如此做,同样是为了避嫌罢了。

    同时要招纳人才,有时候就得自降身份,这点沐阳比谁都懂。

    那名管家听罢讪讪一笑,没有多言。

    在居所入住不久,便有一群身着华丽的年轻人行了进来。

    “玉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公主殿下呢?”

    为首一名年轻的男子有些激动,且东张西望道。

    “公主殿下在休息,你小声一点!”朱玉轻声责备了一句,看向此人的目光,更多的是溺爱之意。

    “哦!”

    那年轻男子有些失望,同时朝朱玉介绍道:“玉姐姐,你看我今天带谁来了!”

    “傅纵?你怎么也在这里?”

    朱玉的目光看向了一位身着黄衣的男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道。

    “玉姐姐!”

    那男子目光中尽是阴霾,先是朝朱玉点了点头,而后解释道,“我于上瑞学府苦修,直至前段时间才听闻家父被那叶凡所害,承蒙思哲兄收留,便来了这里!”

    听到此言,原本已经打开屋门准备休息的叶凡脚步猛然止住了。

    家父!这个傅纵,居然是傅元的儿子!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你能安心留在这里,也是好事!”

    朱玉听罢有些感慨。

    傅元,原本抚州权势最大的太守,下任刺史的不二人选,却在短短时间被人除去。

    而傅纵,从当初数一数二的公子哥,沦落于此。

    “不,这件事没完,我不仅要让那叶凡付出代价,还要让那个无作为的混蛋也尝点厉害!”

    傅纵说话间面色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同时认真道,“玉姐姐,还望你能让我见公主一面,我要投靠公主,叶凡虽然已经销声匿迹,但厉无息那个胆小鬼还在!”

    听到此言,朱玉面色微变。

    “厉无息,原来是你!”

    叶凡心头出现了三个字眼,神情变得精彩起来。

    原来当初那一切,都有源可寻,傅元的身后,果真有人。
友情链接:南国彩票官网  亚洲彩票平台  百姓彩票  一品彩票app  北京pk10登录  W彩票  智胜彩票网  at彩票  齐天娱乐  爱乐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