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新官上任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新官上任

    听到周遭的声音,叶凡眼中浮现一丝感动,且朝四周深深鞠躬,出言道:“诸位的帮助,叶凡不胜感激,不过输了就是输了,玉虚宫的规矩不可因我一人而改变。”

    “这……”

    此言一出,周遭的声音全都顿住了。

    这是叶凡自己的选择,他们不好多做干预。

    “宫主,今日弟子测试失败,甘愿受罚,离开玉虚宫!”

    看周遭寂静下来,叶凡满意点头,缓步走到了清元的前方,递出了自己的金色玉令。

    “走吧!”

    清元宫主接过了金色玉令,随后别过头去,此刻的他,居然有些不敢直视叶凡。

    对于面前之人,他内心有愧。

    叶凡目光坦然,朝其躬身行礼后,旋即又看向了灵心等人,朝他们鞠了一躬,而后纵身一跃,下了乾坤战台。

    “走……走了?”灵心俏脸呆愣,暗自呢喃了一声,只觉这一刻在做梦一般。

    “叶凡师弟……”

    诸多乾坤弟子也都如她一般,有些无法接受这一刻,陪伴了他们一年多的弟子叶凡,就这般离开了乾坤殿。

    乾坤殿又只剩下了三十二名弟子,莫非这是乾坤殿的命运不成?

    “乾坤测试继续,尔等应以叶凡为诫,量力而为,下一位!”

    清元宫主很快打断了众人悲伤的思绪,命令道。

    经过此事,接下来的乾坤测试,诸多乾坤弟子都兴致不高,看客也同样如此。

    顺利结束乾坤测试之后,乾坤殿大堂内:

    “宫主,就这么将叶凡师弟逐出宗门,是否太过草率了?”

    “是啊,宫主,叶凡师弟按照辈分其实是小僧的师叔,还望宫主看在法德禅师的面子上,能再给叶凡师弟一次机会?”

    大堂中,灵心等人将清元宫主围在了中心,接连不断的劝说道。

    清元宫主的脸色阴晴不定,他们越是如此,他的心中就越是愧疚,这件事,确实是他让叶凡做出的牺牲。

    “好了,都不要吵了,万事万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失败了,唯有离去才能保住尊严,难不成你们想让叶凡最后一丝尊严也为之丧失吗?”

    清元宫主出言打断了众多弟子的话语,语气沉重。

    “我赞成宫主的意思,况且以叶凡师弟的性格,此番失败,怕也不愿意回来了!”

    星雪见清元宫主隐要生怒,作为知情者的她赶忙改口道。

    万一清元宫主再下令闭关个十天半月,那大家都得倒霉。

    “星雪师姐,你……”

    众人都是不解的看着星雪,不过察觉清元宫主的脸色,都不再多说什么。

    对于叶凡的性格,他们或多或少也都知晓一些,此番纵然挽留,也不见得会留下。

    “叶凡被逐出宗门,尔等应当引起重视,即日起,闭关一个月,未得吾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踏出乾坤殿一步!”

    清元宫主十分干脆,同时朝星雪三人道:“星雪,苏凛夜,刘青松,尔等三人随吾出来!”

    “是!”

    听到此言,诸人同时应声,脸上有喜有忧。

    “不知宫主叫我们三人,有何事吩咐?”

    大堂外,星雪三人面色激动道。

    这场闭关,明显是为灵心等人准备的,而不是他们。

    “关于叶凡的事情,你们应该明白,他此番已经前往悦来城接任太守之位,往后的日子里,你们要暗中相助于他,听从他的号令!”

    “叶凡虽然离开了乾坤殿,但在吾的心中,他依然是乾坤弟子,尔等记住,他是为了玉虚宫在冒险,你们必须全力以赴的帮助!”

    清元宫主脸色严肃,重点关照道。

    “宫主放心,叶凡师兄救过我等性命,我们情同手足,必然全力而为!”

    星雪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原以为清元宫主只想让叶凡一人犯险,没想到如此开明,连他们也一起考虑了进去。

    “接下来的时日,尔等的乾坤测试吾会放低难度,一切以辅助叶凡为先,他新官上任,势必有着许多麻烦!”清元宫主继续提醒道。

    星雪三人全都点头称是,叶凡虽走,但他们与他依旧在同一战线。

    ……

    悦来城,传送阵。

    白光缓缓闪现,一位面容清秀,穿着自己服饰的青年从传送阵中走了出来。

    青年目光深邃,仰头望着四周繁华的景象,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里,将是我的奠基石!”

    青年暗自呢喃了一声,而后便跨开脚步朝前走去。

    青年自然就是第一时间来到悦来城的叶凡。

    此刻他失去了金色玉令,乾坤殿的显赫身份,在这上界等同于无业游民,若是七日之内得不到新的身份,就会被驱逐到南蛮,届时一切就得从头开始了。

    来到悦来城后,叶凡放慢了脚步,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往太守府接任,而是先在街道上转悠了一圈,最后踏入了一间人声嘈杂的酒馆。

    他来接任太守目的有二,调查太守死因与瓦解幽冥一族在这一带的势力。

    而看似一群酒徒胡言乱语,谈天说地的酒馆,往往能带来一些重要的信息。

    纵然是知道一些关于孙旭的事情也好。

    “孙太守一死,这里群龙无首,我看这天,很快就得变咯!”

    一位喝得面红耳赤的老翁发出感慨道。

    “林老头,纵然孙旭活着又能如何?这里早已经不是他能管得了的,前段时间七大城主包围悦来城,围攻太守府,你们难道都忘了不成?若不是七大城主突然身死,这孙旭早就垮台了!”

    一个大汉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道。

    “唉,说的也是,城主不断交替,太守又实力孱弱,屡屡被欺压,孙旭纵然存在,又当如何呢?”林老头叹了口气,话语中带着深深的无力感。

    偌大的城池,表面平静,实则混乱无比,上位者不施为,苦痛的便是他们这些百姓。

    “我看孙旭死了也是好事,新太守的到来,也许可以整顿秩序!”

    一位骨瘦如柴的男子插话议论道。

    “呵呵,你就不要报什么幻想了,这悦来城的境地,一时半会怕是变不了的,老太守孙旭尚且如此,又何况新太守呢,到时候只怕为他人马首是瞻才是!”

    大汉冷笑一声道。

    “这位大哥,太守都管不了此地,那这里,究竟是谁说了算呢?”

    叶凡屡屡从大汉的口中听出另外一个意思,忍不住出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