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一千两百四十九章 金蝉脱壳

    第一千两百四十九章金蝉脱壳

    游川当先进入,感受到众人投来的羡慕目光,脊背不由的挺拔了几分,且用下巴看人。

    不过诸多统帅也只是看了他一眼罢了,绝大多数的目光都落在了后方叶凡的身上。

    “此人就是叶凡?感觉也不是很强嘛!”

    感受到叶凡只有至元境二重初期的修为,诸多统帅顿时变得更为困惑。

    他们此番也寻找过叶凡,只可惜连踪迹都没有,否则凭这个修为,岂不是一个首领就能解决。

    对于左丘被叶凡击败,众人实在不解。

    “主上,属下不负厚望,已经将叶凡捉到了此处,还望主上裁决!”

    游川朝着上空的黑暗恭敬出言道。

    独裁叶凡,他已经不敢,无奈才来到这里。

    “嘎嘎嘎嘎!”上空首次传出了魔主的大笑声,随即夸赞道:“游川,你这次做的很不错,待处决了叶凡,你便是左护法!”

    “多谢主上厚爱!”游川脸色激动无比,当即跪了下来。

    “叶凡,你屡次三番与魔族作对,理应罪该万死,限你立刻交出不死神鸟,而后伏诛!”魔主很是直接的审判道。

    叶凡收回了看向四周的目光,淡笑道:“原来魔族屡次三番与我过不去,是因为不死神鸟啊,怎么,它能威胁到魔族的地位不成?”

    “放肆!”

    见叶凡讲话如此随意,且未搭自己所言,魔主直接震怒,暴吼了一声。

    两个字,使得整座巍峨魔宫都为之一颤,游川等人都被吓得不轻,唯独叶凡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虽然退了几步,但还是很快站定道:“魔主,其实我早就想见见你了,也许此刻的我在你面前只是蝼蚁,不过连蝼蚁都踩不死,你这个九天之上的魔主当得真是不堪,魔族,可笑至极!”

    说至最后,叶凡已经不屑的嗤笑起来,令得在座所有统帅全都心神剧震。

    今日在这巍峨魔宫之中,魔族至高无上的宝殿之内,诸多魔族强者居然被一个小辈给嘲笑了,其中甚至包括令人谈之色变的魔主。

    “混账,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

    游川见局势不对,当即厉声呵斥,想当断叶凡所言。

    “魔主,你动手吧,你当真以为你们杀的了我吗?”叶凡没有当即游川,而是朝魔宫上空的黑暗深处放声咆哮道。

    “轰隆隆!”

    黑暗深处,云层翻涌,不断的传出巨响,此刻不止是魔宫,就连整座魔界山,也为之颤动起来。

    此乃魔主的愤怒,一怒震九天。

    “怎么回事……”

    魔界山上,无数魔族弟子都露出了骇然的目光,心头皆生出了危机的感觉,仿若有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即将降临。

    “主上息怒啊……”

    魔宫之中,诸多统帅全都面目骇然,跪了一地。

    魔主的怒火,将会直接影响整座魔界山的安危。

    “小子,本座今日要你尝尽世间疾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魔主的声音仿佛从九幽而来,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甚至是嘲讽他。

    “魔主,你就这点能耐吗?我说过,你杀不了我,不过未来,我将杀了你,让整个魔族,都付出应有的代价,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五年,不,只需三年亦或者更短,诸位期待着吧!哈哈哈哈!”

    最后的笑声在巍峨魔宫中回荡不息,落在诸多统帅的耳中是这般的刺耳。

    “死……”

    魔主终于无法再忍,一道贯穿了天地的魔光从上空射下,直接笼罩了叶凡的身躯。

    “噗……”

    叶凡的身形直接被魔光所打散,就连一缕灵魂都没有留下。

    “死了!”

    叶凡消散,笑声也随之落下,巨大的反差,令众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不明白叶凡临死之际,为何会变得如此嚣张,甚至立下数年推翻魔族,击杀魔主的誓言。

    “不对!此人没有灵魂,这是残魂!”

    突然间,上空传出了魔主的惊呼声,显得无比愤怒。

    “什么?”

    听闻此言,在场统帅皆是大惊失色,心头生出了极为不好的感觉。

    难道在座所有人都被这小子给耍了不成?

    “这只是一具掺杂了些许灵魂的凡胎,根本不是本人!”

    魔主震天的声音紧接着传来,引得整座魔界山都为之一震。

    “这……这怎么可能?”

    游川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整个都瑟瑟发抖,他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他领着叶凡把诸多魔族强者全给耍了,其中还包括强大无比的魔主。

    此刻路上的一些诡异情势终于可以得到解释,怪不得叶凡没有任何的反抗,感情对方只是含有至元境二重初期的气息,压根没有实质性的力量。

    这气息是灵魂中自带的,因此蒙混了所有人,直到最后魔主出手,方才看出异样。

    “废物!尔等都是废物,混账,气煞本座!”

    这一刻的魔主,终于彻底暴怒,无穷魔光从魔界山顶部的黑云中射下,就如同雨点一般,降临在魔界山各处。

    此乃他的惩戒,对于魔族无为的处罚。

    “噗……”

    魔宫之中,诸多统帅全都受到了最为直接的冲击,全都鲜血狂喷,身子弹飞出去,狠狠撞击在魔宫漆黑的墙壁上,为其染上了道道血印。

    “主上息怒啊……”

    诸多统帅口中都发出求饶的声音,脸上在逐渐浮现绝望。

    魔界山半山腰与其他地方,也遍是魔族弟子哀嚎的声音,漫天魔光,将整座魔界山射得千疮百孔。

    西荒外围传送阵处,众人都被魔界山发生的异变所惊,骇然的目光望着那里,脸上皆都充斥着惊恐,困惑。

    在众人之中,有着一个身着黑衣,毫不起眼的年轻男子,此刻男子已然站在了去往南蛮的传送阵上,他的目光同样望着正发生剧变的魔界山,却不像众人那般骇然,如果细看,可以发现这目光中蕴含了一丝不屑与玩味。

    隐隐白光已经从年轻男子脚下浮现,在其身影消失的同时,却有一个声音留了下来:

    “魔族,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