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一千零三十章 亲传弟子

    第一千零三十章亲传弟子

    飞云宫,古朴的大殿中,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正静静的坐着,目光微闭,仿若在等待着什么。

    “弟子叶凡,参见上人!”

    终于,一个青年从山下急速行来,来到大殿前行礼道。

    “叶凡,你们终于回来了,郭明达呢?”飞云上人适时睁开了双眼,却是带着一丝困惑。

    “郭师兄等人在玄岛被人所杀,只有弟子逃了出来!”叶凡淡淡的解释道。

    对于郭明达他们的死,他连理由都不用找。

    “是何门何派杀了他们?”飞云上人听罢眉头微皱,继而问道。

    “弟子在莱定城就与郭师兄等人走失,后来碰面之时,他们已经深陷必死之境,此番玄岛之行收获极大,说来话长。”叶凡打马虎眼道。

    其实他也算不得说谎,当他再遇郭明达等人时,对方确实是活不下来了。

    “哦?你与吾说说,玄岛之行都发生了何事?”飞云上人还算镇定,因为在玄岛死人并不算稀奇事,此刻他对叶凡所说的话倒是极感兴趣。

    “弟子不才,在那玄岛之上发现了原石矿藏五处,并且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星辰之泪。”叶凡很是谦虚的说道。

    其实原石矿藏并不止五处,不过叶凡能拿出近乎一半的数量交给宗门已经是很大方了,哪怕是十大宗门,一次玄岛之行也顶多得到这个数量。

    借助蚁后的帮助,叶凡共得十二处原石矿藏,此刻身上还有七处,决定给予苍黄之地上的亲朋好友使用,让他们能够突破圣境,来到天域。

    “你说什么?星辰之泪!你得到了星辰之泪?”

    此刻飞云上人的注意力早已经不在矿藏之上,而是放在了后者,听到“星辰之泪”四个字,飞云上人已经惊得站起了身子,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叶凡。

    “是的,上人请看!”

    对于飞云上人的失态,叶凡也没有想到,稍稍吃惊过后,当即手掌一翻,呈现出了一片美丽星芒。

    “果然是星辰之泪,你……”

    飞云上人最后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今日叶凡给予了他太大的惊喜。

    “上人,这是五份原石矿藏,你且收下!”叶凡在说话间已经递出了一个普通的空间戒指,里面是他已经装好的原石。

    用五份原石矿藏换取飞云门绝技飞云纵,这笔“交易”划算。

    “你究竟是如何得到这么多宝物的?还有你的实力……可是已经使用了矿藏?”飞云上人在瞬间感觉看不透叶凡了,这样一个人来了飞云门,岂不是“屈才”了。

    “弟子都是机缘所至,依弟子愚见,这应该也是我门的机缘,飞云门的名,很快就会传遍南蛮之地!”叶凡以振奋人心的语气说道。

    将自己的运气与宗门捆绑在一起,相信飞云上人也没有什么好多问的了。

    “好一个机缘,你心有飞云,这点吾很欣慰。”

    飞云上人听罢笑了起来,尽管对面之人的身上皆是秘密,但是最后的一句话却能让他安心,这便够了。

    “弟子不才,还望上人能传我飞云纵,让我实力更上一层楼!”

    叶凡没有花言巧语,谦虚直白,更能让人看到他的诚意。

    “吾曾经说过,任何加入飞云门的弟子都有机会学习飞云纵,现在你已经完成了吾当初给你的条件,非但可以学习飞云纵,吾还要将你收为亲传弟子!”

    飞云上人心情大好道。

    “亲传弟子!”叶凡惊呼了一声,这事情先前朝如歌和他提到过,那时候叶凡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此刻却成真了。

    “吾在你之前一共收过四人,你是第五个,不过你的天赋也好,机缘也罢,比他们四个加起来都要高!”

    飞云上人解释的同时忍不住称赞道。

    “弟子不敢!”叶凡躬了躬身,确实是有些受宠若惊。

    “你不必谦虚,吾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飞云上人摆了摆手,在扶起叶凡的同时,已经携着他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呼呼呼……”

    一阵呼啸的风声过后,还未待叶凡体会这疾驰的速度,便发觉已经来到了一处新的地方。

    “上人,这里是……”

    叶凡站在这里的第一感受便是“高”,此地视野广阔,足以看到万里之外的莱定城影子。

    “这里乃是鹰首峰!”飞云上人先是淡淡介绍了一句,转而道:“你可还记得先前飞云山境内的雄鹰,飞云宫建造于雄鹰脊背之上,而我们此刻则是来到鹰首的部位。”

    “原来如此!”

    叶凡了然的点了点头,飞云门内的“雄鹰”并不是真正的鹰,而是一座巨大的山峰,彰显了飞云门的气魄。

    整个飞云门根基便是依据这“雄鹰”所建立。

    叶凡没想到飞云上人居然带他来到了鹰首的位置,怪不得视野如此广阔。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吾每次来到这里,便会想起飞云门当初的繁荣昌盛,此处乃是整个南蛮之地最高的地方,足以俯瞰南蛮众生!”飞云上人自顾自感慨起来,话语中带着一丝感伤,还有一抹永不消去的骄傲。

    叶凡随着飞云上人的目光望去,在那朦胧之间,好似也看到一丝曾经的辉煌。

    其实只要站在这里,便能体会到飞云上人所说的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可以说,这鹰首峰是飞云门最为神圣的地方。

    “上人,你……”

    叶凡感受过鹰首峰的气魄之后,转过头来,却发现尚未收回目光的飞云上人双目通红,浑浊的眼球居然变得有些湿润。

    “叶凡,你有所不知,曾经辉煌之时,每日前来加入飞云门之人,皆有上万之数,现如今,弟子连三千都不到,几万年来,吾一直愧上鹰首峰,直到现在……”飞云上人继续诉说,作为一个长者,他已经没有了老泪纵横,但也会有情绪爆发的时刻。

    这些情绪,道出了他心中无尽的心酸,还有对鹰首峰内心的恐惧,同是飞云门数万年来的悲哀。

    不过叶凡在玄岛的种种收获令其震撼,让飞云上人生出了带着叶凡登顶鹰首峰的想法。

    “飞云门没落至今,很多人都已经忘了飞云门为何门何派,外界给我们起了一个绰号,名为飞鸟门,将我们视作嘲笑对象,此番玄岛之行你为门派争光,还得到了传说中的星辰之泪,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你若是愿意,吾想将发扬飞云门这个重任交到你的身上。”

    在感慨之间,飞云上人的语气逐渐转变,最后变得无比严肃。

    飞云门有着属于它辉煌的过去,想让过往重现,飞云上人已是有些力不从心,而叶凡玄岛之行收获极大,且没有背弃飞云门,在叶凡的身上,飞云上人能够看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