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九百六十六章 道出想法

    第九百六十六章道出想法

    “最后一点,你的母亲尚在,你难道不想去见她一面吗?也许她正在某个界外的角落凝望着你,期盼着与你的相见!”邪老语气感人的说道。

    “我……”

    其实这三点任何一点都让叶凡为之迟疑,与母亲见面是他心中最大的向往,而拯救大陆乃是本应该做的事情,同时拥有万妖血佩在身,叶凡与其母亲一样,象征着灾难。

    其实结局很明了,当一切真相被揭开,叶凡唯有离开。

    “小凡,吾之所以帮不了你,其实还有着一个重要的原因,在这苍黄之地上,力量的层次太过低级,血佩根本就帮不了你,万妖法典也无法得到真正的施展,作为血佩的主人,你需要的将是更为广阔的天地,在那里,你才能明白何为真正的妖道!”

    邪老鲜有的透露出无奈道。

    “邪老,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考虑,还望给我一点时间!”

    叶凡对着邪老躬了躬身子,今日想从邪老口中再问出点什么,已是不可能了。

    一切就如同当初一般,尚需要他自己来摸索。

    当得知的越多,血佩的秘密就变得越是深沉。

    “恩,你是血佩的主人,本尊会遵从你的决定,不过你若是想要走向更高,只有离开!”邪老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后,身子逐渐消散在血佩之中。

    叶凡一直看着他的理解,原以为找邪老能够解开自己内心的种种疑惑,现在回到过去,疑惑确实是解开了,但叶凡却更加难办了。

    与众多亲朋好友分离,叶凡当真不舍。

    离开血佩后,外界已是黑夜,来到圣堂的上方,只见内部张灯结彩,每一座巨殿中都摆上了宴席。

    从饕沅的口中逃生,每个人都经历了绝望与新生,自然值得庆祝。

    不过众人都没忘了一个人,那便是叶凡。

    此刻叶凡未有回归,众人都未有开席,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叶凡,你回来了!”

    叶凡的回归引起了梦璃的注意,以最快的速度迎了上来。

    “这是……”叶凡看着下方兴高采烈的众人,有些没反应过来。

    “如今苍黄之地只剩下天威大陆,你灭杀了饕沅,拯救了所有人,此刻大家设下宴席,想对你表示感谢!”梦璃含笑说道。

    梦璃从未像现在这么高兴过,不仅是对于“死而复生”的喜悦,更是为身前的男子感到由衷的骄傲。

    叶凡没有让她失望,还带给她奇迹。

    “那好,先庆祝吧,之后我有事要和你们说!”叶凡点了点头,决定将心中之事暂且放开,与众人好好开怀一回。

    大陆的危难,真正该兴奋与激动的应该是他才对。

    在永恒轮回之中,他死里逃生,领悟轮回之力与拳断轮回,此乃重大的收获。

    不过在这苍黄之地,已经是最强者的他,拳断轮回已经失去了发挥的平台。

    先前打破自身轮回,不足以看出此招的威力。

    秉着修为大进,叶凡便先陪大家吃了这顿饭,而后再来考虑离开的想法。

    在一阵果腹过后,众人散去,而叶凡则是找到了所有亲人朋友,决定述说自己内心的想法。

    “小凡,你找大家过来,所为何事?”

    叶飞华站在众人的中央,一脸困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叶凡此刻脸色复杂,目光从他们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叶飞华,梦璃,柳漫天,王欣若,叶木等等众人。

    在场其实只有叶凡最重要的几个亲人朋友,十人不到,但叶凡却着实看了有半个时辰。

    特别在三女的身上,带着深深的愧疚与不舍。

    “叶凡,你究竟怎么了?”见叶凡奇怪的模样,梦璃也忍不住出言问道。

    “我要离开了!”

    叶凡终于回话,却是简单干脆。

    “离开?你要去哪里?”三女听了一惊,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而一旁的叶飞华却是相反,沉默的同时,若有所思。

    “就在先前,我才知道,原来我才是大陆真正的灾难,我没有选择,只能离开这里!”叶凡颇感悲伤的说道。

    “叶凡,你在说什么胡话,饕沅已死,你完成了上古圣人都无法完成的事情,为什么要离开,而且你不是圣人,是无法遨游虚空的!”

    梦璃变得比柳漫天两女更为的激动。

    无形中她对叶凡的依赖已经越来越深,虽然两人至今也没表明正式的关系,但潜在早已有了情感。

    “我有着离开的办法,并且会在界外帮你们寻找让苍黄之地重生的方法,希望你们能等着我的好消息!”叶凡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刻他只能这样说,对于三女的情感爆发,他怕控制不住自己,也许无情是此刻最好的应对方法。

    听着叶凡决定性的话语,众人皆都沉默了下来,没想到在欢喜过后,是无法形容的悲伤。

    这巨大的落差,绝非普通人能够承受。

    “小凡,为父支持你的任何决定!”这个时刻,叶飞华反倒是说话了,同时道:“小凡,你且出来一下,为父有话单独对你说!”

    “恩!”

    叶凡点了点头,随着叶飞华走到了大殿外,他已经隐约猜到了叶飞华想对他说些什么,如果不这样做,这些叶飞华可能永远也不会告诉他。

    “小凡,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母亲的事,大陆上发生的一切,当初你的母亲也曾和我讲过!”

    叶飞华来到外头,头仰望着黑暗褪去后的星空。

    天上繁星点点,是这般明朗,叶飞华的目光却是有些迷离与失神。

    “二十多年前,你在北域救了沉睡中的母亲,但那个时候圣人已经制服了饕沅,大陆平静无险,她为何要马上离开?”叶凡没有叶飞华这么多愁善感,而是很直白的问道。

    这个问题,邪老回答不了他,但叶飞华必然可以,因为他早就已经知道了真相。

    “你还记得当初在叶家,我让你随我经商吗?其实你的母亲只是想让你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让那东西永远沉寂于北域的土壤之下,苍黄之地进入幽暗虚空保证不了这一切,只有她的离开,才能断绝那些觊觎者的念想!”叶飞华颇有些悲伤的说道。

    叶凡听罢沉默,母亲的伟大让他有些难以承受,饕沅那些人,真是过分至极。

    “只可惜后来叶蒙那小子欺你辱你,将你逼上绝路,以至于那东西因此而觉醒,你母亲简单的想法被打破,而为父能做的,只有支持你。”叶飞华感慨起来,世间的一切,都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叶凡的心中有武道,辅以血佩的机缘,自当一飞冲天。

    “原来你早就已经知道我修炼妖道!”叶凡有些吃惊,原来他的父亲才是藏得最深的人,且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他。

    “没错,为父虽然不知道你母亲具体的身份,但还是能隐约感受到那东西的力量,这次你能离开,必然也是那东西给予你的机缘,能走向更高,父亲为你骄傲,也期望你有能见到她的那一刻。”叶飞华给予极大的支持道。

    “父亲,谢谢你!”此时此刻,叶飞华能说出这些话,让叶凡无比的感动。

    母子二人,相继离其而去,叶飞华心中必然承受着比叶凡更大的痛苦。

    “傻孩子,人生只有两种选择,平淡或精彩,而那东西带给你的,必然是后者,理应珍惜!”叶飞华很是洒脱的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的感悟。
友情链接:彩盈彩票  合发彩票下载  注册就送38彩票平台  助赢永久免费计划版  澳洲10官网开奖网站  500w彩票网  热购彩票在线app  秒速赛车官网  彩运网  福彩快三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