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九百零八章 星空月夜

    第九百零八章星空月夜

    “刷刷刷!”

    剑光不断闪过,原本不可一世的荒军,在叶凡的面前,就如同残渣一般,被斩得四分五裂。

    直到最后一个人,叶凡终于收手了,凛冽的目光望着他。

    那人此刻已经陷入了极其恐怖恐惧的状态,全身瑟瑟发抖,根本就不敢直视叶凡。

    “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

    叶凡口中发出冰冷的声音,在他的眼中,面前这群人也不过是小喽啰,只有背后的才是大敌。

    “我……我……”

    那人脑海满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叶凡的问题支支吾吾,有些回答不上来。

    “你回去吧!”叶凡见对方有些神志不清,顿时打消了继续询问的心思,淡淡道。

    “恩?”

    这话一出,对方好似清醒了一些,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叶凡的面前。

    “凡哥……你怎么放了他!”

    刘青看着这一幕,顿生不解道。

    “不放弃一些虾米,又怎能钓到大鱼,你放心,这荒军势必会再来的,而现在,我需要让欣若先好好休息一番,你们也都养伤去吧!”

    叶凡在说话间缓缓望向了怀中的佳人,目光逐渐变得柔情。

    此刻与毁灭荒军相比,他更想珍惜眼前人。

    “是!”

    刘青等人听罢四散开来,只留下一些下人在这里恢复残破的皇城,而叶凡则是带着王欣若来到了皇宫之中。

    将她轻轻的放在了大床上,叶凡握着她的玉手,一直守护着她。

    王欣若为他付出了太多,而他却是两年都未曾出来看过这个痴心女子,此番要不是正巧得到妖皇的指引,叶凡必然会后悔一生。

    纵然是一代女帝,也需要男人的守候,能成为王欣若的男人,叶凡心中是骄傲的。

    “凡哥……”

    几个时辰后,王欣若尚未醒来,门外却传来了刘青的轻呼声。

    叶凡松开了王欣若的玉手,将其放到了被褥之中,来到门外道:“刘青,你有什么事吗?”

    此刻刘青的脸色还很是苍白,半边脸上残留着一个巴掌印,明显还没有恢复过来。

    原本叶凡就是他的偶像,此刻再见叶凡,只能将其视为神明一般。

    “凡……凡哥,叶叔叔想要见你!”

    刘青望向叶凡的目光既是陌生,也带虔诚,有些哆嗦道。

    叶凡听罢微微一愣,一拍脑门道:“父亲他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先前因为太过担心王欣若,叶凡反倒忘记了叶飞华,此刻不由的十分自责。

    “叶叔叔在后院!”刘青应了一声道。

    “好,你帮我看着这里,不要让人打扰到欣若,我去去就来!”

    叶凡点了点头后,直接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此番刚来到外界就碰上了荒军入侵,一切都显得仓促,叶凡也有些昏头了。

    皇宫后院,叶飞华正端坐在花园内的石桌上,看着夜色喝着酒。

    “父亲!”

    叶凡来到花园后,当即朝叶飞华行礼道。

    “小凡,你来了,快坐!”

    听到声音后,叶飞华当即转身,且将叶凡迎到了石桌上,二人一同坐了下来。

    “小凡,两年了,你在幽谷可好?”

    再见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叶飞华喜色溢于言表,并没有谈及这次王朝灾难,而是关心道。

    “父亲放心,现在我在幽谷很安全,此番出来,主要是想来看看你们,等解决了荒军,我找机会接你们一同进去!”

    叶凡出言许诺道。

    幽谷的凶险实在不足道哉,特别是叶飞华这种关心他的人。

    叶凡决定等那里太平安定之后,再让叶飞华他们前往。

    “呵呵,为父我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生死安天命,不过欣若尚还年轻,你可不能辜负了她啊!”

    叶飞华出言笑了笑,仿佛有些无欲无求。

    “那爷爷呢?你难道不想再见他吗?”

    叶凡大致能猜到叶飞华的心态,他一直都不想成为叶凡的拖油瓶,不过叶凡却深知他牵挂的事与人。

    “父亲!他……他还好吧!”

    果然,谈及叶霸天,叶飞华的语气顿时发生了改变,二十几年来,他们只见过一次面而已。

    “爷爷很好,父亲你放心,我很快就会让你们重逢的!”叶凡微微一笑,出言道。

    此刻他肩上的压力,犹如天高,与神女作对,根本是普通人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这一天的到来,其实还需要叶凡极大的奋斗。

    “为父相信你,不过现在大陆危难,你却只身前来,我听说你打退了荒军,趁着现在他们还未反应,带着欣若先入幽谷吧!”

    叶飞华谈了这么多,终于说出了找到叶凡的真正原因。

    在他的眼里,叶凡的安危大于一切,哪怕是放弃玄天王朝也在所不惜。

    “父亲说笑了,小凡已经今非昔比,相信可以解决这次事端,父亲无需担心!”

    叶凡心中感动,口中则是笑叹道。

    “为父知道你实力强大,但是……”叶飞华还想说些,却被叶凡打断道:“父亲,我们很久没有喝酒了,今日晚上不如喝上一场如何?等到明天,荒军若是再至,便让你看看你儿子现在的力量!”

    “好吧!”

    叶飞华见自己说不过叶凡,同时也明白现在这等时候,叶凡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与计划,他的话语,只能说是一个建议,从未想过强迫叶凡做这做那。

    “父亲,我叶家门人,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人,缺一不可,不过有件事我一直很奇怪?”

    叶凡与叶飞华喝着小酒,两人都没有用修为逼出酒力,平常不喝酒的叶凡脑袋开始有些迷糊,问出了一些平时不可能提及的问题。

    “奇怪什么?你且说来!”叶飞华此刻脸色微红,尽管酒力比叶凡好了许多,但出于高兴,也有些醉醺醺。

    “祖母曾为爷爷而死,为此爷爷才离开了叶家,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母亲因为何故而亡!”

    在黑夜繁星之中,叶凡仰望星空,问出了深藏心中二十多年的疑问。

    而这个问题,叶飞华等人也从未向他解释过什么。

    这话落下,气氛短暂的沉寂下来,叶飞华沉默,就仿佛在黑夜中睡着了一般,过了半响才听其呢喃道:

    “你的母亲……她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