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与父告别

    第六百九十四章与父告别

    “老头,受死吧!”

    叶凡此刻正在气头上,压根不愿意多说什么,直接一道血光朝赤金长老射去。

    “刷!”

    血光贯穿天地,就如同在虚空中撕开了一道血刃,恐怖之极。

    “好强的妖力!”

    在叶凡出手的瞬间,赤金长老便已经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他初入乾坤境不久,只有一重巅峰的修为,压根就不是叶凡的对手。

    “乾坤大道,力生天地!”

    赤金长老神情剧颤,苍老的手掌中当即聚起了平生最大的力量,用以抵挡血色妖力。

    论层次,血色妖力早已经超越了乾坤之力,因此才会使得赤金长老如此畏惧。

    “轰!”

    一声巨响,血色妖力与乾坤之力相撞,血光在下一刻便洞穿了一切,穿透了乾坤之力。

    “不……”

    赤金长老怒目圆瞪,看着自己胸口出现的密密麻麻的血色孔洞,眼中尽是不敢置信的目光。

    他堂堂玄金门长老,乾坤境强者,却是连叶凡普通一击都接不下来。

    “所有和我作对的人,都要死!”

    叶凡无情冷喝一声,就这般看着赤金长老在他的面前逐渐消融,化为点点血浆。

    经历霄羽一事后,叶凡的心中已经没有善恶,他只会扫平一切障碍,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他此刻的性格,那便是“邪”。

    没有正义,没有善恶,便是邪道。

    “青冈,动手!”

    叶凡一击灭杀赤金长老后,身形急速退去,同时对一旁静候已久的青冈吩咐了一句。

    今日玄金门所有弟子,除了先前特意让叶木照看的那人外,其他的一个也不会留。

    “小凡,你……你是妖修者!”

    叶飞华一直都站在原地,将叶凡与赤金长老二人的战斗全都看在眼里,那通天的血光,足以使得所有人腿脚发软。

    “父亲,我一直都是妖修,自当初被叶蒙陷害后便是了!”

    叶凡知道这件事情迟早会就揭开,先前在天宗论道之时一些强者便已经从血色寸芒中看透了他的身份。

    此刻满身皆是妖气,更加不用多解释。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能突然变得这般厉害!”

    叶飞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终于得知了当初事情的真相,只是这一切此刻已经不再重要。

    “父亲,此刻的我已经成了血妖王,注定无法再于叶家扯上关系,北域的事情,只能劳烦你了!”

    叶凡情绪有些低沉的说道。

    他成为了妖王,得到了堪比皇朝的势力,却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叶家乃是玄道家族,若是与他妖道混在一起,必然会成为异类,届时北域的发展也会跟着受限。

    “小凡,为了北域与家族,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叶飞华咬了咬牙,眼中却是流露出一股伤感。

    当初皇城王家,叶霸天因为深天幽谷之事离他而去,也许是今生永别,此刻叶凡的事情也是如此,父子俩,因为种种原因,注定要分离。

    “父亲,我会留下两名妖兽大将,化身人形,守护在叶家,无论我的最终下场如何,叶家都不能出事,我们不能有愧爷爷,有愧老祖!”

    听了叶飞华的承诺后,叶凡既是伤感,又是感动,他再是无情,心中也会存有家族,存有亲人。

    “这次的事情是皇城叶家那两个老家伙传出去的,未来怕是会有更多的人前来抢夺上古剑阁传承,此物不如交还给你吧,我已经守护不了它!”

    叶飞华说着就欲把当初上古剑阁的宗主戒指交还给叶凡。

    “不用,等这件事过后,我会让所有人知道下场,保管任何人不敢再来挑衅叶家!”

    叶凡并未有接下戒指,对这件事把握十足,眼中满是狠戾。

    “父亲,小凡不孝,无法陪在你身边,就此离去,未来有机会再见了!”

    叶凡最终朝叶飞华深深鞠了一躬,身后骨翼一展,直接冲入了天际。

    他的路,与先前相比,已经改变,注定与整个大陆上的玄修者为敌,不能拖累家族与亲人。

    “小凡,你自己小心……”

    叶飞华一直看着骨翼消失在眼中,双目不由的有些红肿。

    叶凡的修炼之路,跌宕起伏,但只有这样,才能蜕变为真正的强者,其间所付出的,不止是苦难和眼泪那般简单。

    “妖王大人,我等接下来去哪里?是继续开启极南之地征程吗?”

    当叶凡回到上空之时,赤炎等人早已经抹去了一切敌人,正在黑云的中央处躬身等待叶凡。

    “刷!”

    叶凡闪身来到了嗜血的脊背上,身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条血袍,上面正镌刻着丝丝金纹,刺人眼球。

    这是在封王之后叶木特别替他准备的王袍,此刻与父亲已经告别,叶凡终于了无牵挂,可以穿上这件王袍。

    “先不去极南之地,小木,将那个人带上来!”

    叶凡的声音中已经显现了一丝威严,王者架势,在悄然间出现,

    “好!”

    叶木正站在当初的大鹏鸟上,而他的手中则是牵着一个已经晕厥的玄金门弟子,在其应声间,这名弟子直接被他抛到了叶凡的跟前。

    “砰!”

    一声闷响,弟子摔落于嗜血的脊背上,身上的痛楚将其惊醒。

    “这……这是哪里?你们都是谁?”

    弟子醒来,脑中还有些迷糊,感受到周遭无数恐怖的气息,顿时惊慌不已。

    “金吾,不过半月时间,难道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叶凡淡淡的声音从他身前传来,冷漠无情。

    “你……你是叶凡,你就是血妖王。”

    金吾先前虽然已经看到了叶凡,但没能一下子识出他的身份,后者的改变,实在是有点大。

    “没错,之所以留你性命,是有件事情要你来办!”

    叶凡淡淡点头,继续冷声说道。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当初你一败涂地,此刻居然沦落为妖族,你杀我门人,休想让我帮你达成任何事情!”

    金吾在得知血妖王就是叶凡后,反倒没有先前那般恐惧,而是有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与叶凡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自以为还算了解面前这个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