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挺身而出

    第五百九十一章挺身而出

    “你拒绝本殿下,为什么?”

    听到王欣若的话后,一向自信的二太子脸色霎时间就阴沉了下来,冷声问道。

    “没有为什么,欣若感谢殿下的厚爱,但并无爱慕之情可言!”

    王欣若将话说得很白很透,这样的事情最忌模棱两可,况且今日一旁还站着她真正在意的人,岂能不解释清楚。

    “呵呵,你在本殿下身边呆了这么久,既然不喜欢本殿下,那必然是喜欢上了别人,将他说出来,本殿下可以和他公平竞争!”

    二太子冷笑了一声,说话间却是微微瞥了叶凡一眼,心中好似已经猜到了什么。

    二太子的性格与三太子完全相反,沉默寡言,内敛温和,但于内心,两人都是极其自负之人,在王欣若说这话前,二太子不会相信一个一直呆在他身边的女人会拒绝他的示爱。

    因此叶凡一度都被二太子所轻视,哪怕先前他与王欣若走得很近,二太子也没多加在意。

    但是现在,二太子心中首次生出了丝丝悔意,同时还带有一丝愤恨。

    “二太子殿下,我……”王欣若支支吾吾,此刻真不知该如何解释。

    对于二太子,她其实有一股本能的畏惧。

    “堂堂二太子,真是好生气派,不请自来。还在这里逼婚,既然欣若对你没意思,那还纠缠什么,要是我是你,便不会继续留在这里丢脸!”

    就当王欣若万分难言的时刻,一道突兀的声音出现,与此同时一个身着白袍的潇洒男子已经缓步从王禹的身旁走出,轮气场而言,不输二太子分毫。

    “大胆小子,你可知自己在和谁说话?还不快向太子殿下道歉!”

    王溯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这个行出的白袍青年正是一直面色难看的叶凡,看着王欣若这般无助,他内心极不好受。

    先前叶凡不声不响是在权衡局势,但不论如何,他都不会让王欣若受到丁点伤害。

    此刻二太子咄咄逼人,他不能再忍,更不能再看着王欣若再受委屈。

    二太子摆了摆手,制止了还欲厉喝的王溯,与叶凡一同站到了正当中,故作深沉的叹息道:“叶凡,先前和你合作很愉快,原以为我们会成为朋友,真没想到你居然夺去了我心爱的女人!”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顿时明白了很多东西,而叶凡与王欣若两人都是目光一颤,仿若心中一根奇妙的心弦被触动,引起了两人的共鸣。

    与突然娇羞无限的王欣若不同,叶凡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此刻他既然挺身而出,便已经打算好了一切,而心中的准则,并不会失去。

    “欣若喜欢谁,是她的自由,你虽是太子,但未免也管得太多了!”

    叶凡冷声应了一句,至于他与王欣若的关系,却是没有提及。

    王欣若是个极为优秀的女子,在叶凡的心中几乎与柳漫天一样的完美,因此叶凡不愿触及那些敏感的东西。

    他怕辜负王欣若,也辜负柳漫天,此刻先帮王欣若解决麻烦再说。

    “自由?一个从北域而来的小小弟子,你配和本殿下谈论这个字眼吗?三年前本殿下便已经名震皇城,而你又是什么?是否正为如何突破可笑的炼体守一而烦恼?”

    二太子听到这话哑然失笑,话语透着无尽的讥讽。

    一张并不在平常出现的面目,此刻正在因为愤怒而逐渐显露。

    在场众人即将见到的,乃是二太子的真正面目。

    “二太子,你……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王欣若一脸骇然之色,只觉对于这一刻的二太子无比的陌生。

    而周遭众人也纷纷面色微变,只觉这话的着实重了一些,无论如何,叶凡此刻都是一个紫霄天子。

    叶凡面色在霎时间阴沉了下来,不过恢复的也很快,他早已不是那等随意就勃然大怒的人,只听其淡淡道:“三年前的我,确实弱小不堪,不过与现在相比,我的实力提升了岂止百倍,二太子自小就名震皇城,不过这三年来,不知又提升了多少?这个世界上,潜力比出身来的更加重要,帮助我这样的人,成为垫脚石的,最后往往就是那些骄傲自大,自诩不凡的人!”

    “你……你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本殿下吗?”二太子哪里听不出叶凡的言下之意,顿时被气得不轻。

    三年前,两人是完全不同的起点,但在三年后,两人的实力却已经差不了多少。

    个中孰强孰弱,在这三年内已然有了答案。

    二太子妄图以叶凡的出身来讥讽,最后反倒侮辱了他自己。

    若是能有叶凡这般的进步,这一刻也许他已经登基了也不一定,哪里还会有大太子与三太子的事情。

    “我的意思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今日欣若既然拒绝了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叶凡的语气逐渐强硬了起来,自有一番风骨在里面。

    两番话已经道尽了叶凡的态度,这比大吼大叫,勃然生怒更为有效。

    “哈哈哈!”

    听着这话,二太子仿佛听到了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忍不住怒极反笑道:“叶凡,你还真是天真,有句话叫敬酒不吃吃罚酒,此刻你就是这样,本殿下从小到大,还从来没人敢威胁过我!”

    “那就由我来做第一个!”

    叶凡在说话间一手伸出,直接将王欣若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摆明了是庇护之意。

    他早就知道这二太子不是好货色,此刻终于本性显露。

    “大胆小子,居然敢在我王家猖狂闹事,速速向太子殿下道歉,滚出王家,否则休怪我动手!”

    看着叶凡亲密的举动与王欣若脸上带着的丝丝幸福的神情,王溯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与王洪不约而同的爆发了身上的力量,给予了叶凡最后的警告。

    “堂堂王家,贵为三大家族的你们与二太子交好尚可以理解,但决没必要去讨好他,若是他倒台,大太子夺得王位,你们可以想想自己的下场,将欣若嫁给二太子,这根本就是无比愚蠢的行为!”

    看着王溯父子俩满脸愤慨的模样,叶凡的心中只有好笑,他们看的终归还是太浅了,远没有王禹那般的高瞻远瞩,一眼就看清了事情的本质。

    这等时刻,最为忌讳的便是孤注一掷,与王族联系上,一个不好就是灭族的下场。

    与二太子一直都保持在若即若离的状态,对于王家而言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