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四百零九章 巧舌如簧

    第四百零九章巧舌如簧

    “大长老!”

    叶凡听了孙天的话语后心中暗惊,感情面前这个身着黑袍的老者乃是审判堂最大的人,怪不得会如此恐怖。

    “裂地弟子叶凡,拜见黑老!”得知了老者身份后,叶凡没再狂妄,而是切切实实的行了一礼。

    他先前的狂妄,是使给孙天与曹弘毅二人看的,对于黑老这等强者,自然还是带有敬意的。

    黑老一直都是一副严肃的神情,见到叶凡的行礼后,板着脸道:“叶凡,今日你乃是戴罪之身,还敢在惩戒殿做出如此行径,可知后果是什么?”

    “弟子知错,但是这些都是那曹弘毅动手在先,他不是我凌霄殿之人,却也来审判堂搅风搅雨,怕是已经坏了我宗门规矩吧!”

    对于黑老,叶凡的语气虽然收敛了很多,但也说的很是直接。

    “曹弘毅作为东域领主,对于王朝有功,当有这个特权来我审判堂一同定你罪名!”黑老对于叶凡的质问并不生气,只是面无表情的解释了一声。

    “黑老,这小子敢大闹公堂,在我看来,已是无可救药,不如就定下死罪,死后身体交由曹领主处理,以祭林家冤魂!”孙天在这一刻插话道。

    “尔等怎么看?”

    黑老渗人的目光一直盯着叶凡,听到孙天的话后并未立刻决断,而是朝着周遭诸多参与审判之人询问道。

    在审判堂,他的权利最大,但对于最后的决定,也该来源于大家。

    “孙天二长老所言极是,这等目无尊长,嚣张跋扈之人,早已不配成为凌霄弟子,理应处死!”

    “没错,此子杀了这么多人尚不知错,还敢大闹此地,死不足惜!”

    一时间,赞同孙天的声音不断出现,而南华等人的脸上也出现了着急之色。

    他们虽然同在高台上,但并无决定权,只能充当一个旁观者罢了。

    “等等,尔等莫非忘了,这叶凡虽然说话狂妄了一些,但天赋绝佳,已然领悟了四象圆满的天元之力,这等天才,放在我凌霄殿也找不出几个,就这样抹杀,着实可惜。”

    先前发出惊呼的审判者突兀出言,却是站在了叶凡这一边。

    毕竟在场这么多审判者,并不可能全都站在孙天这一边,哪怕他是权利只亚于黑老的二长老,但也必然会有人买账,否则这审判堂当真毫无公平可言了。

    “此话说的甚是在理,相传能领悟四象之雷象者,品性必然不会差到哪里,这叶凡灭林家,也许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在,我们理应给个机会!”

    “先前叶凡不是有话要说吗?此刻就让他说来听听,我等再行斟酌。”

    随着先前的话语一出,一些沉默的人也开始为叶凡辩解起来,惩戒殿内部刹那间就变为了两方激辩的地方。

    这一幕全因叶凡先前使用了天元之力,表现的极为出彩,许多审判者都很看好他的未来,因此不忍因区区林家之事而直接灭杀于他。

    毕竟在皇城之中,诸如林家这样的家族比比皆是,灭去一个两个实在算不了什么。

    对于真正的强者而言,动辄间便是山崩地裂,有所死伤在所难免。

    “好了,都给我安静!”看着因为叶凡而争论起来的诸多审判者,黑老微微皱眉,沉声说了一句。

    审判堂成立至今,很少见到这等两极分化的景象,这叶凡不得不说真乃是一个另类,要定他的罪名,并非如先前其他人那般简单。

    黑老作为审判堂权利最高者,话语落下的刹那间,整个惩戒殿便安静了下来,皆将各色的目光看向了中央那个面色严肃的老者。

    “叶凡,你先前既然有话要说,那便先说来听听吧!”黑老淡淡的说了一句,决定却有些偏向叶凡,至少给了他一个机会。

    此话的出现使得孙天的脸色变的有些阴沉,阴冷的目光盯着叶凡,显得有些渗人。

    “前辈,先前我只是想要和大家问几个简单的问题!”叶凡重申了一遍道。

    先前他言已至此,却被突然出现的曹弘毅打断。

    “你且说来!”黑老淡淡应了一句。

    “敢问诸位前辈,你们对杀人偿命四个字怎么看?”叶凡很是直白的问了一句,却是迎来周遭诸多审判者的一片沉默。

    此刻没人能回答叶凡这四个字的解释,在不同的环境下,这四个字自是不同的意思。

    对于他们的沉默,叶凡没有在意,而是自顾自言说道:“这个世界上,恶人实在太多,他们杀了人,却不用偿命,只因他们伪装着好人的角色,亦或者有着更恶之人在背后包庇着,在这种情况下,好人已经无法报仇雪恨,只能让自己成为恶人,灭去一切。”

    “叶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这里,已经脸色涨红的曹弘毅直接出言打断了叶凡的话语。

    “意思很简单,林宏亮杀了我的兄弟,险些将我害死在上古剑阁之中,我去杀了他,为兄弟与自己报仇,何罪之有。”叶凡淡淡的解释道。

    “那你为何要灭林家,杀我女儿?”曹弘毅对于叶凡的话明显不服气,再次逼问道。

    叶凡听罢笑了起来,再次解释道:“先前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林宏亮逃回林家,受到了林家的庇护,我若是不灭去林家,又如何能杀他?”

    “哼,杀人就杀人,老朽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般多的说辞!”孙天对于叶凡的解释甚是不屑,此刻冷冷打断道。

    “这就是我先前所说的伪装了,在尔等的眼中,林家是无辜的,他们充当着好人的角色,而我从先前的受害者,本是天经地义的复仇者,为报仇雪恨,只能被迫演变成一个恶人,这其中,究竟谁正谁恶,你们可有真的想清楚。”

    叶凡特意顿了一下,声音在这时逐渐重了起来,继续道:“我确实杀了许多无辜的林家人,但这也是林家自己选择的结果,若不是林家老祖阻挡我,又岂会死这么多人。”

    “而你曹弘毅,特意为林家披上了善良无辜的外衣,将我塑造成了一个恶人,殊不知你自己便是包庇在恶人林华生背后那个更恶之人!”叶凡说至最后猛然一指曹弘毅。

    “蹬蹬蹬!”

    曹弘毅听到这里,冷不丁向后退了三步,他没想到叶凡将林家之事完全说开,最后还将杀人的罪责全部推到了他的身上,这口才,只能用巧舌如簧四个字来形容。

    林家是无辜的,叶凡也是无辜的,这一切背后都是有某些恶人在作祟,而继林华生被叶凡杀后,曹弘毅成了后一个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