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亲手弑祖

    第三百四十三章亲手弑祖

    “轰!”

    一声滔天的巨响,这剑阁的内部仿佛也剧烈的震颤了一下,在一望无际的白昼内部,一个暗金色的身影仿若是大海中的一叶浮沉,随风摇摆。

    这是一件宽大的长袍,此刻正在白昼之中散发着暗金之芒,抵御四周无形的力量。

    而长袍内的身影也在微微颤抖,仿佛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砰!”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幻世神拳的威势便已经消退开去,叶凡与叶坤公的身影一同掉落在地。

    叶坤公的脑袋从暗金袍中钻出,额头上布满冷汗,嘴角却是忍不住浮现一丝笑意道:“小子,你的幻世神拳很强,比之当初你爷爷的也不承多让,只可惜老朽暗金袍加身,你若是没有领悟天元之力,便休想伤我!”

    见到叶坤公果然毫发无损,而暗金袍也没有丝毫的破碎之处,叶凡心中确实有些惊讶,但这并不能打消他杀叶坤公的想法,再次厉喝出声道:

    “世间万物,没有绝对之事,我不信!”

    “小子,休再执迷不悟,你的手段已经用尽,而老朽到现在都尚未发力,速速交出万剑之匙与幻世神拳,免你一死!”

    暗金袍的出现,极大的拉开了叶坤公与叶凡两者之间本就有失的公平,也使得叶坤公变得无比自信。

    “手段用尽?”叶凡听到此话心中冷笑,全身的气息开始缓缓发生变化,同时道:“叶坤公,你作为我叶家的罪人,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不会放过你,哪怕耗尽力量!”

    此话言罢,叶凡身上一股血气彻底爆发开来,无穷无尽的血光瞬间淹没了周遭的空间,天上地下,皆是恐怖的血光。

    “你……”叶坤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缓了半响才吃惊道:“这等威势,连我也散发不出来,凭你的境界,为何……”

    叶坤公话已至此,下一刻便被叶凡打断道:“恶人本就当诛,今日我便以百滴精血破你暗金袍,要你性命,为我北域叶家挽回颜面!”

    “什么……”叶坤公对于叶凡并不了解,完全不知道叶凡说此话的依仗为何。

    不过叶凡的家族情怀他倒是听了出来,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皇城叶家如此轻视北域叶家,除了根深蒂固,本有的优越感外,与他叶坤公也脱离不了干系,毕竟无论叶坤公承不承认,他都是北域叶家百年前的老祖宗,此刻这老祖宗却在皇城叶家为仆为奴,这让皇城叶家之人会怎么看。

    因此灭杀叶坤公,是叶凡必须要做之事。

    “血色寸芒,给我去……”

    此刻叶凡整个人几乎都已经消融在浓郁血光之中,唯传出一道宏亮的声音。

    “轰隆隆!”

    此言一出,天地剧变,漫天血光缓缓凝聚到叶凡的身周,形成了一根通天血柱。

    血柱一现,却已经使得整个剑阁都疯狂震颤起来,许多插在地上的长剑都在无形中消融。

    要知道这些可是灵兵,虽然已经残缺,少了十之的威力,但终归是灵兵,并不是这般好破碎的。

    而在血光之中,它们却是直接消融开来,血色寸芒的威力可见一斑,怪不得当初连孙正也得惊叹一二。

    “这股力量……”

    叶坤公看着身前正在射来的通天血柱,整个人都已经呆滞过去,他确实有很多底牌武技都未曾动用,但这些从皇城叶家得到的强大武技,与面前这血柱比起来,却连渣渣都算不上,想必还没施展就已经消散了。

    “给我挡!”

    叶坤公身前身后尽是血光,身前的血柱更是避无可避,只得再次缩入了暗金袍之中,同时将全身的天元之力都加注到了身前。

    此刻他只能将一切的希望都放在暗金袍这件灵气防具上,以暗金袍的威力,连幻世神拳都能奇迹般的抵挡下来,这武技应该也能抵挡下来才对。

    “轰!”

    在叶坤公思索间,血柱已经猛然冲击到了他的身躯上,外层的天元之力几乎在瞬间就破碎开来,根本就无法抵挡血色妖力丝毫。

    也许只有先前孙正的力量才能真正抵挡血色妖力。

    下一刻血柱便疯狂的撞击在暗金袍上,一阵激颤下,暗金袍再次浮现出了丝丝金光,但很快就淹没在血光之中。

    暗金袍可以抵挡幻世神拳的一击,确实很厉害,叶坤公所言诚然没有骗人,只是这一切只能在玄道强者中适用,血柱乃是妖力,早已超脱了玄修者的正常力量。

    “嗤嗤嗤!”

    不过片刻,只见一阵青烟冒起,暗金袍上已经出现点点破洞,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融。

    “啊……”

    内部叶坤公凄厉的喊叫应声传来,他没有想到血色寸芒居然已经恐怖到了这等程度,就连暗金袍,也只有消融的下场。

    “叶凡,老朽乃是你的老祖,你若敢杀我,便是大逆不道,必招天打雷劈!”

    此刻叶坤公已经与暗金袍一同淹没在无尽血光之中,靠着体内的天元核心勉强抵挡血色妖力,下一刻便会和暗金袍一同消融。

    他已经后悔招惹叶凡,早知如此,便不道明身份,那样叶凡便不会对他有这么大的杀意,倒还有逃命的机会,但是现在,结局已经很明显了。

    “哈哈哈哈哈!”叶凡听闻叶坤公的话语后,却是猛然大笑了起来,停也停不住,在叶坤公即将撑不住的时候才止声说道:“你背弃家族,作恶多端,冥冥之中,老祖自在,真正该劈的应该是你才对!”

    “不……”叶坤公不甘的声音逐渐减弱下来,已经开始与暗金袍一同消融在血光之中。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在皇城叶家做牛做马近百年,皇城叶家都未有杀他,最后却死在了北域叶家的小辈手中,而且这小辈更是他的后裔。

    “咔嚓!”

    在叶坤公消融的刹那间,天地间突然传出一声轰响,仿佛真的是雷鸣之声,似是在宣泄天地的快感,为叶凡所作所为喝彩。

    亲手弑祖,叶凡做的无愧于心,叶坤公这个象征着北域叶家最大耻辱之人,今日终于死在了自己后代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