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两百五十六章 真正威力

    第两百五十六章真正威力

    蔡波的话刚落下,周遭顿时一片哗然,皆以吃惊的目光望向蔡波,此等目光同样令后者十分受用。

    “什么?蔡波居然领悟了画地为牢的力量,裂地殿弟子果然恐怖啊!”

    “唉,这小子还是太嫩了,再怎么狂,也不该与蔡波说这样的话,这次怕是彻底完了。”

    “画地为牢,果真厉害,我等啥时候也能领悟就好了!”

    看着叶凡举步维艰的样子,周遭之人有同情,也有不屑,不过更多的还是对于画地为牢的强大所产生的惊骇。

    蔡波作为裂地殿最差的弟子,一直渴望从画地为牢这门梦魇之技中得到特别的力量,好大幅的提升自己的实力,说白了就是渴望一步登天,因此一旦有闲暇时间,他总会来此地参悟一二,长此以往下来,总算领悟了些许力量。

    而先前画地为牢被叶凡所占,而蔡波的时间本就不多,又岂能不怒。

    “哈哈……哈哈哈哈,就这也配说成是画地为牢吗?”这一刻,叶凡的口中却是传来了一阵极为突兀的嘲笑声,在诸人吃惊的目光下,叶凡原本僵硬的身躯逐渐恢复了正常,且一步步朝着蔡波行去。

    “你……你怎么可能挣脱,这不可能……”蔡波对于此等变故,根本就不敢相信,画地为牢的威力他是极为确信的,一旦陷入,必将无法自拔,除非境界或者实力比他高上许多,但是叶凡只是飞蝗殿弟子,与蔡波这等裂地殿弟子相比暂时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你的画地为牢,简直就是对于这门武技的侮辱!”叶凡的话语极为愤慨,只有真正修炼过这门武技的人才能清楚画地为牢的博大精深,这是一门结合阵法与武技两者特点,衍化万千,包含万象的强大武技。

    而蔡波方才所施展,不三不四,连画地为牢的门径都未曾摸清,就拿出来耀武扬威,还好似是特意施展给叶凡看一般。

    而先前受制,也不过是叶凡想要体会一番蔡波的力量而特意为之,谁知结果却是如此,让叶凡失望到了极点,那一招不仅丢了蔡波自己的脸,更丢了武技画地为牢的脸,

    在蔡波不服气的目光下,叶凡直接挥动了双手,上下左右不断摆动,时不时还会用手指在虚空点上几点,渐渐的,一张诡异的图案缓缓出现在叶凡的身前,透着一股别样的气息,并不像是武技。

    “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画地为牢真正的威力,记住了,这才是真正的画地为牢!”

    在说话间,叶凡猛然将身前的图案推了出去,刹那间,无数诡异的白光激射而出,统统朝着蔡波盖了过去。

    蔡波在图案出现的瞬间便呆住了,这是古书上的图案,只有在画地为牢入门之时才能凝练而成。

    此图案一出,被困之人周遭的空间都会被禁锢,再难移动。

    “刷!”

    在蔡波的回想中,那张图案直接印到了蔡波的身上,且瞬间进入了他的身体,下一刻,蔡波便领略了那股再难移动的感觉。

    这一刻的他,除了思维外,身体的一切都已经被方才的图案所封,哪怕是丹田内的元力,也无法调动丝毫。

    现在只要来一个普通人,带上一锐器,便足以敲碎他的脑袋,这就是画地为牢真正恐怖之处,而且这只是入门图案罢了,后面还有着诸多更为强大的图案。

    “砰……”

    画地为牢此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不消片刻蔡波的体内便出现了一丝轻响,那张图案因为叶凡的力竭而消散开去。

    这当真是一门极为恐怖的武技,叶凡毕竟才参悟了三天,还是画地为牢的残卷,能施展出入门威力已经极为不错了,若是再给叶凡一段时间,他所封印的时间将会更长,而且消耗也将越小,到时候想封蔡波多久便能封多久。

    “见到了吧,这才是真正的画地为牢!”叶凡抹去了手中的虚汗,对着面前正一脸呆滞的蔡波淡淡说道。

    此刻的蔡波全身早已被冷汗侵透,对于叶凡的话,他没有丝毫的怀疑,方才的感受是这般的无力,确实是画地为牢无疑,只是他想不通,不甘道:“你……你是如何入门的?我学此武技已经一年时间,也未曾参透精要……”

    后面的话蔡波已经无法再说下去,因为他已经没脸再说了。

    “哗!”蔡波的话一出,周遭顿时炸开了锅,一些原本正在领悟武技的弟子也直接扔下了手中的书籍,朝着叶凡这儿围了过来。

    如此多年,凌霄殿数之不尽的天才修炼画地为牢,有所心得的不少,但是从未传出有人入门过,此刻这消息,绝对是爆炸性的信息。

    “你……你居然真的领悟了画地为牢,这……”轩哥此刻看着中央处的叶凡,语气哆嗦,就仿若见到了鬼一般。

    梦魇之技终于有人修炼成功,进入入门之境,此话传出,必然没有人相信,但是面前之人却真真正正的做到了,还将蔡波困住,让其体会到了画地为牢真正的威力。

    “小子,你不要嚣张,今日你让我出丑,他日我必要你好看!”蔡波从震惊之中醒悟过来,顿时对着叶凡狠声威胁道。

    毕竟他再不济也是裂地殿弟子,达到了守一境五重境界的强者,身份与境界都比叶凡高上许多,哪怕叶凡领悟了画地为牢,暂时也不好对蔡波怎么样,只有在施展画地为牢的同时还能有力做其他事情,叶凡才有克敌制胜的可能,那个时候,画地为牢的真正威力才会显现。

    想要到这一步,叶凡还需参悟与修炼,因此蔡波并不怕,此刻只是心惊叶凡的天赋罢了。

    “不需他日,就在近期凌霄盛典上,我便给你这个机会,到时候我会踩着你的身体踏入裂地殿!”叶凡说话的同时,缓缓掏出了一枚木头令牌,语气中泛着极大的自信。

    他之所以能如此快速的领悟画地为牢,完全得益于强大的精神之力,到时候在凌霄盛典前夕哪怕无法发挥出画地为牢的真正威力,也有着诸多底牌对付蔡波,此人注定成为他踏入裂地殿的垫脚石。

    “跃进名额!”看到那枚木质玉令,在场所有人都惊呼出声,包括蔡波也是大吃一惊。

    而叶凡则只是将木令亮了一下,算是与蔡波定下的约定,下一刻他的身躯便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前,往着阁楼下方飞速行去。

    此刻已过三日,代表着一千八百点功绩已经离他而去,现在想来,这功绩点花的如流水一般,叶凡不想再浪费下去,若是一下子花光了,很多事情就比较难办。

    “此人究竟是谁,唯有飞蝗殿前二十的强者才拥有跃进名额,但是那些人中并未有这么一号人物!”

    “前几天听人说北域小子叶凡逼的丁氏两兄弟手足相残,且得到了丁狂的跃进名额,莫非……”

    一个弟子言至于此,却已经引得满场皆惊,原本鼎沸的通天阁三楼一片寂静,半响也没人说话,蔡波的脸色则是在瞬间臭到了极点。

    叶凡之名,响亮刺耳,在这飞蝗殿之中,就如这画地为牢武技,同样成为了诸人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