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两百三十二章 血流成河

    第两百三十二章血流成河

    叶凡听之心中大惊,几个呼吸间便下了古树,来到了叶木的身前。

    “凡哥,大事不好,千秋山的大阵被破,树妖王的两万王级妖兽此刻已经杀上了千秋山门!”叶凡一出现,便听到了叶木急促的声音。

    “我已经得到了妖符,立刻赶往那里!”叶凡说了一句,就欲向着山脉外头飞奔而去。

    他在通天古树上一来一回,精神之力已经有了明显的缺失,此刻脸色有些苍白,暂时无法再施展瞬移之力。

    “凡哥,就让小弟来送你一程!”叶木将叶凡此刻的状态都看在眼中,当即拦住了叶凡。

    ……

    此刻的戮妖殿前,不过是眨眼功夫,便已是血流成河。

    千秋弟子个个都是双目猩红,弱小者,多人共抗一只王级妖兽,而实力强大者则是一人对抗多只王级妖兽,分工明确,战术精湛,却依旧落于下风。

    在妖兽滔天般的嘶吼声中,千秋弟子惨叫声不断,鲜血流淌在戮妖殿前端,洗刷着此地昔日的辉煌。

    “放开我,快放开我!”

    戮妖殿前端,一直竖立着一根巨大的石柱,先前戮妖殿化为一片废墟,但是这石柱却并未倒塌,此刻正捆着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男子。

    由于被困于石柱高处,烈日当空,男子除了闻到极强的血腥味外,倒是没有受到任何妖兽的袭击。

    正享受着烈日暴晒的他,这一刻仿若已经被忽视了。

    “宗主,我凌敏也算千秋山弟子,还请放下我,让我为宗门出力!”

    此人正是将叶凡击入兽潮的凌敏,自击杀叶凡后的激动兴奋到此刻的万人唾骂,凌敏还是有些云里雾里,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为亲生兄弟报仇,他做的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哼,卑鄙小人,我千秋山没有你这等弟子,今日若是宗门覆灭,你便是我千秋山的千古罪人。”千秋霸正处在兽潮中心,每每看向凌敏,都是怒火中烧。

    对于叶凡的到来,虽然只是区区揣测,但是此等要紧的时刻,千秋霸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能,而那最有可能实现的希望恰恰被凌敏给泯灭了。

    “宗主……”这句话,凌敏已经被千秋霸说了不下十遍,但越说凌敏便越是不甘,要说叶凡是救星,他是决然不会相信的。

    凌霄殿再厉害,也不会派一个区区守一境一重实力的小子来对付兽潮。

    要知道这可是两万王级妖兽,哪怕是绝世强者降临,也不敢说能应付的过来。

    “刷刷刷!”

    千秋霸在说话间,手中早已出现了一杆长枪,每每闪过,周遭的王级妖兽无论是何等级别,都会成片的倒下。只是妖兽实在过多,千秋霸刚击退一波,后一波便早已涌现上来,而且越来越多的强大妖兽开始向着千秋霸靠拢。

    妖兽不傻,也是有一定的战术可言,对付强大的修炼者,自然会群而攻之。

    “月儿,南域其他宗门的援助力量何时能过来!”看着不断倒下的千秋弟子,千秋霸陡然朝一旁的影月出声问道。

    影月此刻在抵抗妖兽的同时正被一群长老重重环绕,倒无性命之危,听到千秋霸的话后,当即应道:“南域宗门,都已经收到了我们的求助信息,但想要等他们到来,至少也得一天时间。”

    “一天时间,妖兽怕已是杀上千秋殿了。”千秋霸听罢眼中的冀望彻底隐去,无奈叹息道。

    南域比北域还要辽阔,而宗门之间又相距极远,此刻到来自然时间较长,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宗主,实在不成,我们便请那几位前辈出山吧,这样下去,我千秋弟子非死绝了不可!”影月身旁一位年过百岁的长老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千秋霸的神情急速变幻,每每讲到那几位前辈,他便是默不作声,因为请那几位出山,并不只是说说那般简单。

    那几位乃是千秋山背后的无上守护者,地位无与伦比,作为宗主,千秋霸却并无联系他们的方法,更无让他们出手的资格。

    一切全凭那几人的意志行事,对于此刻的千秋山局势而言,便是裸的四个大字,那便是听天由命。

    不过这件事千秋霸却并不敢对诸多长老述说,否则他们定然大半都会调转身子离开。

    毕竟连宗门守护者都不知在哪里,他们还守护什么宗门,这根本就是送死。

    “蹬蹬蹬!”

    在这般时刻,诸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浑身浴血的青年小子正不断的往前杀去。

    他的目标正是戮妖殿前的那根石柱,虽然此刻石柱周遭已经围了许多妖兽,但都被此人惊雷一般的拳法通通击开。

    “刘青,你想干什么?”看着下方如同疯子一般的青年,凌敏陡然间喊叫起来。

    因为刘青在震开妖兽后,并未朝妖兽杀去,而是开始猛击那根石柱,每一拳落下,都会在石柱上产生一个拳印,也使得凌敏浑身一震。

    “我要亲手杀了你,好替凡哥报仇!”刘青此刻心中只有满腔仇恨。

    先前他一直在对付普通兽潮,后来在王级兽潮来临之时由于修为太差而被迫退走,当得知叶凡出事后已是来不及了。

    正常时刻,刘青根本没有可能灭杀凌敏,此刻凌敏被束缚在这根石柱上,倒是给了刘青一个机会。

    只要将石柱击断,让凌敏掉落下来,自能让他死于兽口之中,也算亲手为叶凡报仇。

    “你……你这个疯子,此刻宗门有难,不好好帮忙灭杀妖兽,居然来针对我,你们北域之人,果然都该死!”感受到石柱摇晃的越来越猛烈,凌敏心中顿时也紧张起来,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被千秋霸亲自束缚,真当落下石柱,修为也无法动用,到时候定然会被万千妖兽活生生的撕为碎片,这是无比恐怖与痛苦的事情。

    “待你死后,我自会舍生赴死!”刘青咬紧牙关,说话间手中的力道越发大了,已经将石柱打的摇摇欲坠,对于身后妖兽的疯狂撕咬,刘青却置若罔闻。

    一个人一旦有了执念,便可无视一切,叶凡可谓是他心中的偶像,从当初北域一个小人物,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没有叶凡,他将依旧是原来的刘青,那个连三号包厢也不敢进的苦小子。

    刘青疯狂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千秋霸的注意,但是他并未阻止,望着脚下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土地,眼中流露出一丝绝望之意。

    与妖兽对战不过一个时辰,千秋弟子却已是死伤过千,这样下去,不需一天时间,千秋门就得彻底覆灭,而那几位守护者,真要出现,也该出现了。

    “叽……”正当千秋霸趋于绝望间,天妖山脉的深处却陡然传来了一声尖锐鸣叫,一只青翼巨鸟正扑动着身旁两只巨大的羽翼,朝诸人急速飞来。

    而在巨鸟背上,正站立着一胖一瘦两个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