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九十九章 兴师问罪

    第九十九章兴师问罪

    在这山洞中又是待了一天,叶木在此期间一直盘膝守护在叶凡身旁,寸步不离,顺带着修炼邪老所给的圣世妖诀。

    一丝丝纯白的力量从叶木的身上溢出,给人一种极为神圣,却又极为妖异的错觉,这便是皇天圣妖独有的力量,圣妖之力。

    在力量的划分下,圣妖之力仅次于叶凡的血色妖力,威力同样十分的强大,而且还极富特点。

    在第二天中午十分,昏睡了八天半的叶凡终于清醒了过来,在剧烈的头痛中,他见到了叶木的身影,不由的欣慰了许多。

    见到叶凡苏醒,叶木也是大为兴奋,直接就给叶凡来了个熊抱,却差点让叶凡散了架,这叶木的力气,简直恐怖到了一定境界,至少叶凡八级妖兽的躯体承受不了。

    简略的回答完叶木的问题,叶凡二人直接出了山洞,往着叶家方向狂奔而去。

    这一走八天半,叶飞华怕是要担心了。同时,叶凡走之时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好,虽说叶飞华放过叶奎等人,但叶凡可不会这般容易就善罢甘休,特别是叶公行,此人与叶秋飞都应该要死。

    一路上,叶木奔袭的速度如飞一般,就连叶凡也赶不上。

    “凡哥,你的精神如何?可有恢复?”看着后方一脸苍白,吃力跟随的叶凡,叶木忍不住关心道。

    “我没事!”叶凡摇了摇头,给以安慰的神情,但内心却是免不了一片苦楚,脑海的精神之柱已经出现裂缝,他此刻的精神之力简直虚弱到了极点,邪老说至少一个月才能恢复,现在看来情况可能更糟。

    好在叶凡一向相信大难之后必有后福,这次挺过去了,精神之力也许会有非凡增长,到时候只要能发挥出万妖盾真正的威力,他便能做到归元境中无敌,甚至与守一境强者交手,到时候,那些传说中的太上长老,也不是不可以一战。

    正当叶凡二人赶回叶家的时刻,大难过后的叶家却迎来了一批极为尊贵的客人。

    此刻叶家大堂内,众人济济一堂,安静异常,空气中蔓延着一股沉重的气息,给人无比压抑的感觉。

    一枚华贵的空间戒指仍旧静静躺在大堂上位的家主椅中,在椅边,此刻又放上了三张檀木龙椅,右侧一张,左侧两张。

    三张龙椅上皆坐着人,分别为三个耄耋老者,其中一位还是女性。

    “叶飞华,你给我看看周遭,落日城一片狼藉,损失惨重,你身为叶家家主,却不闻不问,该当何罪!”左侧龙椅上一位老者打破了沉寂,阴沉着脸质问道。

    叶飞华站在大堂中央,面无表情,瞥了那老者一眼,不卑不亢道:“叶梁公长老,我敬你是祖辈人物,不过年纪再大,也不该有眼无珠,转头看看你身旁的座椅,我叶飞华早已不是叶家家主,又何罪之有?”

    叶梁公看了一眼戒指,脸色越发阴沉了,冷笑道:“叶霸天那厮真是生了两个好儿子,一个投靠白家,子嗣堕入魔道,另一个却是目无尊长,大言不惭,开始把我们这些老一辈都不放在眼里了!”

    “叶梁公长老,随你怎么说,今时今日,我对叶家早已死心,更不想觊觎家主之位,待我儿归来,我便带他离开叶家,至于这七日天地大难的罪责,你也不用归咎在我的身上,若真有本事,就找老天要去!”面对太上长老,叶飞华的语气没有丝毫减弱。

    “哼,简直是一派胡言!”叶梁公见一个晚辈在这叶家大堂上敢如此忤逆他,脸显愤怒,朝身旁的老妪埋汰道:“叶颜太,你都听到了吧,真不知你是什么眼光,竟会支持此子登上家主之位,依我看,应该立刻伏诛才对,还有那个叫叶凡的小子,出手打伤我的弟子,根本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理应一同废去修为,逐出家族。”

    叶梁公的愤怒瞬间弥漫了整个大堂,守一境的强横气息震的在场许多人大气也不敢喘。

    “这……”叶颜太一脸复杂神情,她之所以支持叶凡父子,完全是看在弟子叶玲珑的份上,此刻叶飞华这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使她也觉丢了面子。

    “师傅,飞华叔叔只是一时气话,他对于叶家一向都是忠心耿耿!”叶玲珑在一旁善言道。

    “哼,忠心耿耿?这贼子眼中只有他那个废物儿子,叶凡从一个废物成为北域大比第一才俊,不过只是半年时间,期间定然用去了我叶家无数资源,此刻见叶家已无利用价值,才会退出罢了!”叶离愁站在叶梁公身后,一副酸溜溜的语气说道。

    听到这话,大堂众人皆是暗自点头,以异样的目光看着中央的叶飞华,叶凡父子二人的突然变强一直都是他们心中的疑惑,这是最好的解释。

    “此话说的有几分道理!”孤坐右边的叶玄公终于开口,作为叶家第一太上长老,他原本是不会参与这些事情的,不过这次叶家的损失实在太惨重,叶公行又一直在长老团内诉苦,说出各种叶飞华的罪行,他不想出现也不行。

    缓缓睁开了双眼,叶玄公浑浊的双目紧紧盯着叶飞华问道:“叶飞华,近日来的罪责尚且不论,你父子二人实力突变,究竟有着什么秘密,如果来自正道,老朽便承认你的家主之位,如果来自邪道,自不能善了!”

    家主竞选已经过去数月,叶家长老团在这时才开始考虑是否承认叶飞华地位,这不得不使叶飞华寒心,只见他摇头洒脱一笑道:“叶玄公长老,我已经说过很多遍,叶家家主之位,我已经没有觊觎之心,谁想坐便去坐吧,至于修炼之事,乃是个人禁忌,不足为外人道哉!”

    “大胆贼子,玄公长老问话也敢不答,你将我三位太上长老视于何处!”叶梁公忍无可忍,一掌拍下,直接把身下澶木椅上的龙首拍为了齑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叶梁公,你如此愤慨,不就想给我叶飞华定下一个罪责嘛,既然如此,何不在这大堂之上直接动手,也好让叶家先辈见见叶家此刻究竟是何等衰落模样!”叶飞华傲首挺立,昂然讲道。

    “你以为老朽不敢……”叶梁公虽然听出了个中讥讽,但生气更甚,当即拍案而起,枯手成爪,朝着正前方的叶飞华抓去。

    “谁敢动我父亲,我就要他死!”就在关键时刻,大堂门外陡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拥无比的威慑力,使满场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