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官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六十二章 极品女人

    第六十二章极品女人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被一个六重境界的少年如此轻视,木老勃然大怒,当即就朝叶凡攻了过去。

    二重王霸之力滔滔不绝,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叶凡涌去,一时间场中央金光四溢,直让人睁不开双眼。

    “给我破!”

    面对这般强横的威势,叶凡不敢有丝毫含糊,直接从指尖逼出了四滴如红宝石一般晶莹的血液。

    血液一出,便给全场带来了无尽的血腥之气,一股强大的威压弥漫而出,隐约盖过了王霸之力。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只见叶凡手指搅动,将四滴鲜血合为一滴,且猛的激射了出去。

    “刷!”

    一道血色光束猛然形成,将整个拍卖行都覆盖在了无尽血气之下,血光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飞灰,哪怕是天地灵气,也被击成了天地间最为本源的粒子。

    “噗!”

    摧枯拉朽间,木老的王霸之力瞬间被抹灭,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而血光去势不减,朝着木老激射而去,只是眨眼间便来到了这老头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武技?好生邪门?”

    “是啊,如此重的血腥气,简直让我透不过气来,而且以威压而言居然盖过了绝技天怒人怨!”

    周遭众人皆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有些人已经开始忍不住窃窃私语。

    就这几个时辰的战斗里,他们便已经看到了两门不弱于天怒人怨的武技,难不成这北域局势是要变天了不成。

    “邪门歪道,不足挂……啊……”

    木老刚打算作势抵挡,但手中王霸之力还未击出,身子已便被血色寸芒直接穿透,其体表护体的王霸之力就如棉花一般,一触即破。

    “不……可……能!”

    望着胸口那如拳头大小的血洞,木老目光呆滞,喃喃自语,愣在那里。

    这一战,他还未正式出手,便已是输了。但在他的心目中,王霸之力是不可战胜的,叶凡这道血光打破了他的观念。

    “能死在我四滴精血之下,也算是你荣幸了,认命吧!”叶凡脸色再次苍白起来,而且比先前更甚,但脸上却带着满意与自信的笑容。

    四滴精血下的血色寸芒已不是二重天怒人怨可以媲美的,要怪只能怪木老太过轻敌。

    “不……”木老嘶吼起来,但饶是他再怎么叫唤,还是无法抵挡血色妖力侵蚀身躯的步伐。

    血色妖力的力量层次比他身躯上的王霸之力还要高的多,根本无可阻挡。

    不过片刻,木老便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下化为了一滩血水。

    “小弟弟,你这是什么武技?”柳漫天率先缓过神来,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

    血色寸芒看似简单,只有一道光束,但那光束之中所蕴含的绝世力量,就连她也不敢轻易碰触,比她的琉璃之力不知强了多少。

    “这是秘密!”叶凡神秘一笑,岂会将自己的底牌透露出来。

    “哼,小弟弟还真是小气,姐姐帮了你这么多,居然连个武技名都不愿告诉,你还摸……”叶凡这样说,柳漫天求知欲更甚,埋汰时差点将之前的事给说了出来。

    “嗯哼!”叶凡尴尬的咳嗽一声,对于这个女人,他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反之还欠了这女人一次人情。

    正当叶凡想要扯开话题就此道别时,拍卖行正门处却陡然传来了雄浑的声音,就如一击震天雷鸣,令人耳畔发麻。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拍卖吗,怎会搞成这样?”

    一个身材魁梧,容颜不雅的女人大喝着走了进来,口中传出的却是如男人般的声音,让人听了一阵恶寒。

    这女人身后跟着一个神秘灰袍老者,整个人都隐藏在宽大的衣袍下,看不清任何容颜,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女人扫视了一圈,看到了身处中央的叶凡与柳漫天后,直接以命令的语气质问道:“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快和老娘一一道来!”

    看着这个女人,叶凡有些发愣,这辈子还没见过这般“极品”的女人。

    “看老娘作甚,老娘虽然美若天仙,但已是名花有主,不是你这种小子可以觊觎的!”女人自以为然的说道。

    “额……”叶凡翻了翻白眼,心中更是一阵恶心,哪怕是柳漫天的讥讽也比这女人的话好听多了。

    “你到底说不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女人再次逼问道。

    叶凡神情渐渐恢复,正色道:“燕阳拍卖行因假借狼王幼崽之名,欺骗买主,得罪广大修炼者,现在已经名存实亡,如果你是来竞拍狼王幼崽的,那还是哪来回哪去吧!”

    “你说什么?”一听到这话,女子当即暴跳如雷,一对本来细小的眼睛瞪得如牛眼一般,十分吓人。

    “你如果不信,可以问他们!”叶凡指着周遭有些呆愣的看客说道。

    “人是他杀的,与我们可无关啊!”

    “是啊,你要找就找他吧,是他捣毁了燕阳拍卖行,我们不敢邀功!”

    一瞬间,一些胆小的修炼者便把叶凡给出卖了,且说完便退了出去。

    进来的女子霸道凶狠,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而叶凡更是不好惹,在场很多高手也识相的走了出去,表示不愿意卷进这越来越看不懂的事件中去。

    对于那些看客的推辞,叶凡表示的很平静,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女子的表情,心中已是闪过百般猜想,只是一直不敢与一个猜想相契合。

    “是你毁了燕阳拍卖行?”女子听到话后豁然转头,对着叶凡喝问道。

    “没错,这燕阳拍卖行招摇撞骗,毁了难道不应该吗?”叶凡理所当然道,同时还瞟了后方那老者一眼。

    女子一身八重巅峰的修为他早已勘破了,但老者的修为却怎么也看不透,也许是现在精神之力不济的缘故,也有可能是这老者修为实在太高,高到了他难以想象的地步。

    “哈哈!”女子突然大笑了起来,看着叶凡嘲讽道:“就凭你一个六重小子吗?哪怕加上你身后那个妖女,也不可能毁得了燕阳拍卖行二十年根基。”

    “你骂谁妖女?”柳漫天当即不乐意了,上前瞪眼道。

    “哼,谁应谁便是妖女,别以为自己长的好看就能怎么着,像你身边这样的小白脸,老娘要多少有多少!”

    那女子无比傲意,丝毫没将九重初期的柳漫天放在眼中。

    拦下了还欲斗嘴的柳漫天,叶凡上前一步道:“事实如何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不是吗?白秋燕!”

    女子听到最后三个字豁然一惊,瞪大双眼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叶凡笑了笑,淡然道:“当然知道,与叶飞阳通奸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其实早在白秋燕刚刚出现时叶凡便已经怀疑了,当初那侍女所说每当有重要之物拍卖时,叶飞阳夫妇总会一起出现,既然先前见到了叶飞阳,那白秋燕定然也会出现,同时白秋燕长的一副男人相,与叶蒙有着八方相像。

    只是叶凡实在难以想象作为叶家堂堂前任家主的叶飞阳,居然会与如此丑陋的一个女人情投意合。

    “你把飞阳和木老怎么了?”见到叶凡的笑容,白秋燕心里一惊,下意识的问道。

    “这就是木老,听说他是你们白家长老团的成员,真是可惜了啊!”叶凡一指地上那一滩几乎快要流干了的血滩说道。

    白秋燕听罢脸部肌肉有些发抖,一时愣在那里,而其身后的神秘老者也是身躯一颤,为此事所惊。

    “你一定很想知道你的情夫叶飞阳在哪里,只可惜我也不知道!”叶凡摆了摆手道。

    “他没死?”白秋燕苍白的脸色恢复了一些,松了口气道。

    “不,他是死透了,在我手下就连渣渣也没留下!”叶凡一脸快意的说道,能杀了叶飞阳,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

    “什么!你……老娘杀了你!”白秋燕终于无法再忍,就如同一个疯子一般朝叶凡冲了过来。木老的死已经让她震惊,没想到自己的夫君也没能逃过面前此人的魔爪。

    不管叶凡所言是否真实,她都会杀了叶凡。

    “哼,一个泼妇,怪不得会有叶蒙这般阴险毒辣的儿子!”叶凡冷笑一声,他之所以和这白秋燕说这么多废话,就是要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感受到绝望。

    凡是和叶飞阳有关系的人,都必须要死。

    “刷!”

    随着叶凡说话间,白秋燕的攻击已经来到了叶凡身前,正是白家的清风掌。

    这女人看似泼辣,但修为也着实不弱,比叶飞阳差不了多少,掌风凛冽,犹如清风,已入意境。

    “虽然强弩之末,但对付你一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叶凡淡然自语,说话间缓缓抬起了右臂,猛然间向前砸了出去。

    “吼!”

    一阵龙吟声响起,白秋燕应声倒飞出去,空中口吐鲜血,手臂更是直接被砸断,模样无比凄惨。

    龙纹双拳,八重巅峰之威,非一般强者可以撼动。

    在白秋燕倒飞而出的那一瞬间,其身后的神秘老者便已经护到了她的身前,隐藏在灰色衣袍下的眼睛如刺刀一般注视着叶凡。

    身在数米外的叶凡感受到这一眼神,冷不丁的后退了一步,一阵无形的威压袭上心头,让他无比震惊。

    这就好似是一个小孩与大人比力气一般,倍感无力。
友情链接:28彩票  金华彩票  555彩票  澳客彩票网站  彩客彩票网  ag奔驰宝马  鸿运来彩票平台  多多彩票网址  龙腾彩票  优优彩票